2015-12-26

中国好声音评委乐趣书评:诛仙-乐趣小说

乐趣书评:诛仙-乐趣小说
诛仙这一生,真是过得很疲倦啊!”鬼厉命悬一线,精神恍惚间的这话说的人心碎。花了三天时间霍尊的父亲,拼上快崩溃的眼睛,终于把漫长到现在还未连载完的《诛仙》看完了,盛名之下果然有三把板斧奥德杰,被人赞到与金庸齐名的《诛仙》确有过人之处,手不释卷的感觉竟是好久没有过的。赞叹之后却是止不住的沉重。为鬼厉,为陆雪琪,还有沉睡中的碧瑶。张小凡麦考利久期,普通而不起眼名字,象极了他初入青云派面对的评价,于是在自卑和沉默中,成长的轨道划下硬伤,眼睛的光彩里少了颜色庶女医香。特别是面对着明眸皓齿的师姐田灵儿,初恋的青涩只能吞进肚子里,并且在齐昊出现之后彻底化作绝望落笔成婚。可是命运翻云覆雨的手掌下,他似乎注定不能平凡,兼具佛道两家根基爱奴奴,却又手握天下至邪之物噬魂棒,朴实而天真的脸终因诸多变数改换了天地天亮了说再见。捣进万蝠古窟,与陆雪琪在生死中手心相连,在滴血洞在和碧瑶相依为命;沉入死灵渊,亲见狐妖相拥跃入岩浆时对天下生死正邪轻蔑的一笑秦霸天下,在万人往的话语里动摇了信仰…似乎一切都在缓缓的铺垫,暗流中预视着洪荒的到来,万劫不复。玉清殿上,诛仙剑阵七彩光华不可方物,迎接这一击的却是那凉薄的身体。碧瑶呵,为什么要这么傻?花有百种,你手上盛开的为何偏偏叫做伤心?合欢铃难道注定悲伤吗?“九幽阴灵,诸天神魔,以我血躯,奉为牺牲,三生七世,永堕阎罗脏躁症,只为情故,虽死不悔……”痴情咒曼声低唱,却是以生命和灵魂为赌注挡下了诛仙江南案!碧瑶真的有些象赵敏西尔贝报价,爱的热烈而直接,最终让小凡义无反顾的叛离正道,反入魔教。其实那一剑杀死的何止是那碧青的身影,真正毁灭的是小凡全部信念御赐丑妻,于是有了十年后那个寂寞却依旧迷惘的男子。鬼厉,初见名字倒吸一口凉气,之后却越看越难过功夫神虎,甚至有些心疼。鬼王宗第一号战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大内低手,征战杀伐,狠辣绝情,所到之处血流成河、尸骨堆山。噬魂红光映着那张冷漠的脸,陌生里渗透着化不开的忧伤。再不是那个怯懦而单纯的青云门徒,如今的他桀骜不羁孙斯阳,眼底嘴角尽是对这个世界所谓正邪善恶冷冷的嘲弄。而他帮鬼王开疆拓土,并不为自己建功立业,只是为了,还债。风中的背影里,是十年心力折磨的憔悴。为了能让碧瑶复活的那一丝渺茫希望,他不能死;可是想到对碧瑶的愧疚,却让他在自责和沉重中万劫不复。在与兽神的交谈中,鬼厉曾道:“我平生有大憾事,日夜镂刻于心,生不如死,却又不能不生。生则尚有期望,死则为背情怯弱之人… “如此刻骨铭心的痛,随着时间的堆叠不减反增,摧残着这个本已无力再支撑的寂寞灵魂。回忆是痛苦的,总不请自来。那么另一段爱情呢?那个手持天琊的九天仙女书剑传?的确,陆雪琪爱的太过安静而内敛,也只有十年后的鬼厉才能体会的到吧,当初的张小凡恐怕只是将她敬为天人。相较碧瑶,她爱的太辛苦,不动声色的冰雪面孔下波涛汹涌,于是有了玉清殿上李洵求婚时斩钉截铁一句“我不愿!”,有了面对严师一个耳光依旧的坚定;同时面对正邪两派誓不两立的鸿沟,隔岸相望的两人数次拔剑相向相见无几时,每一剑都是刺在不见处的伤口,吕帅希而那声心碎的 “你,回来吧……”伤了所有人的心。鬼厉也是明白她的,可当碧瑶的身影终于还是横在两人之间,鬼厉只能叹息:“下次,你用剑吧……”终于在十万大山,镇魔古洞,两只手终于扣在了一起,八凶玄火法阵又怎样?八荒火龙又如何?其实生死又何畏中国好声音评委奥特五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