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3

中国新任国防部长乏味的情人。-LucifersDessert

乏味的情人。-LucifersDessert

写在酒后。
不想讲故事,有酒喝,就想说些废话。也许大脑不够清醒,但现在的我,处于无比安逸自在的状态,
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
“如果感到害怕,那你一定永远都不要停下前进的脚步永远都不要说抱歉永远都不要对我抱有善意这样我就可以在你脑海中的阴影里继续折磨你一辈子寿光人才网。”
今晚在微博写下这段略微黑色幽默的话后,就想说点什么。
其实,我是个情话高手,几经折腾,骨子里的浪漫情怀始终是湮灭不能。尽管现在发的情话,没有所指的对象。
不晓得这是否称得上 矫情 二字。
但每当这些文字带着强烈的荷尔蒙翻涌在喉咙和胸口时,无法克制的想要表述。
不止一次有姑娘被我撩的对我讲,我要嫁给你。大部分是好朋友之间亲密的玩笑,也有过那么一两个认真想要以身相许的。(笑)
可惜,我经历的前人读不懂我的如此略显酸涩的情怀邵建伟,更不知浪漫二字有几画。
也许浪漫于他而言是大雪天里的一串成双的脚印,是在某处高呼,我爱你;是在社交网路毫不吝啬的po出合照。
但每每面对我突如其来的文思泉涌,就手足无措,嘴巴微张,像极了刚刚见识到其他同类可以站立行走的类人猿。
一如他面对我的软弱时,连只字安慰都无法给的样子。愚蠢之极。
他何止不懂得浪漫维达沙宣,他甚至都不懂得我。
我一直自认为是个玩世不恭的恶人。永远在戏谑,永远在接梗抛梗,永远可以和同性异性放开了插科打诨,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一旦有喜欢我的人出现,我都会把脸一沉,压低声音,放出一句“我可不是什么好人。”第一时间吓走一堆人。
可是纵观这些年,我做过什么恶呢?我没有。一件恶事也没有。
印象最深的一次,我骑着摩托带着他,不小心撞上了路边的水泥台,车速本来就快,骤停之下,我被甩飞了出去,而他被我缓冲了一下,踉跄了几步安然无恙的跨下了车。六月天,短袖短裤,我双手双腿着地,在水泥地上滑出去一截,又被他翻下后抛弃的摩托车狠狠砸在身上。再抬起手肘时,一块黑紫的皮肉连着一点皮挂在胳膊上摇摇欲坠。
我只记得,我趴在地上,没有哭没有喊疼,嘴里一直重复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真的很疼啊,疼的想哭,周围站了三三两两的围观群众,委屈的想哭。可是对于因为我的失误伤害到他这件事,我不能原谅自己。
所以直到在去年,我从这段噩梦般的感情中挣扎出来后,才了然于心。
原来我从来都不是什么恶人,只不过,假装是恶人珊瑚颂简谱,可以让自己在过往不堪的时光里,看起来更体面,更有尊严。
我一直以为自己会是西部片里那种帅气的女人,对濒死的感情砰的开一枪,然后吹吹枪口,头也不回的绝尘而去。
然后我很不幸的,变成了自己一直以来最讨厌的专情且痴情的角色。
并且,事实总是很爱折磨人,一直到最后,我也并不体面,在我得知他在离我远去之前就已经和另一个姑娘许下海誓山盟之后。我兢兢业业的四年,瞬间就被一票否决了。
百情无碍,一痴害人。
一度靠着百忧解和各种安神药苟活着耿天毅,(现在已经好了不止一点半点了)当然,不单单是为了感情这种屁事儿。只是那小半年,更甚。
我花了一些时间来消化这些事,也只是消化而已,没有再去讨什么说法,不想再起任何波澜。
毫无疑问这是一次失败的战役,并且一度加重了病情,那个时候有段时间每天都在暗暗做计划想跑去国外做安乐死。但我并不认为自己可怜,也不需要同情,仅仅是觉得世界太糟糕了而已,错不在我。
现在回头看那些黑暗的岁月,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就好像叙述着另一个人的,平淡又曲折的人生故事一样。姜贞羽一切与我无关。
不得不承认在渡过煎熬后的我,做了很多大胆的尝试。
去随意的约会自己看的顺眼的异性,吃饭,交谈,然后一个接一个的冷落,形同陌路。
半年里染了五次头发,漂了全头,曾经顶着一头蓝绿毛把骑电动车的老大爷吓到翻车。把原本及腰的长发剪的短了点,又短了点。
买了爆炸多的眼影盘,把cut crease画的有模有样,
并且频繁和好友去夜店,当然,我不喝酒,也不爱跳,更不爱电子乐,有异性稍稍靠近我就会闪断开,
去夜店仅仅是觉得那种没人管你是谁的气氛,quite enjoyable.尽管也许我朋友圈的一部分人已经觉得我是那种三天两头换男人的类型了……But who the hell cares ?做好自己的本分,足矣。
也养成了运动的习惯,从大一的时候八百米跑了五分三十多秒,到日常没事儿就刷五公里打卡。体重从140左右曾降到113(虽然现在又吃回来十斤)
开始束腰,每天测量腰围,看着腰一点点有了形状。开心。
背着家里攒了笔钱,天南海北的游了一圈儿。
和之前不愿意接触的一些人试着接触,结交了一些新朋友北少室。
遇见了很多善良的人,在我被负能量包围的时候不断拉着我往有光的地方走。
如此等等。
总结下来就是,人生在世,自己活的开心最重要。适当的时候,有必要去挣脱一些“道德束缚”。
也就是所谓,大众的看法。
一直以来我太过于担心别人的感受,太在乎别人的看法,也太没有主见,看着一个个儿的人在我生命中呼啸而来,留下一节华丽起伏令人难忘令人痛哭的篇章,再呼啸而去,而我毫无反抗还手的能力,只能听之任之。
我活的太被动,以至于失去了自我,变成了千篇一律乏味的情人,变成了我眼中那个不懂我的类人猿的倒影。
不该如此的。
也许以前的我是朵欲盖弥彰披着黑纱的白花儿,那么现在白花儿应该已经随着北风呼啸被卷到不知何处了。
也许现在,真的是帅气的会砰的开一枪的西部牛仔了。彻头彻尾的变成了“恶人”——不为伤害谁,只是懂得所欲所需。
于是越来越爱一个人行动,一来是接受了孤独是人生的常态这句道理,二来是不小心开辟了新天地。
一个人去看电影,逛街,散步,从一开始为了被动的发泄情绪,变成了一种主动性的享受。独处的魅力,难以言说。我也懒得说,具体你们试了就知道。但八成很难。
我爹妈一直都算得上开放。从我妈举双手赞成我将来丁克开始,我就觉得我母上不简单,但她总是会说“可以不要孩子,但什么年纪就干什么年纪的事儿,该谈恋爱就谈,婚还是要结的。” 她总怕没有人照顾我,她不相信我可以照顾好自己,也和大多数人一样不相信那句我挂在嘴边的“独处真的很舒服”。
直到这次我回家。我妈突然对我说,你想要单身一辈子,我也支持你。前提是你单身的状态能让你舒适快乐。
我点了点头,
当时只是惊异,而当下坐在电脑前,有点想哭。
许多年轻人都不能理解的感受,一个中年妇女想通了。
那句被说烂了的 好看的皮囊很多,有趣的灵魂少见 我也看腻了。
这世上哪就有那么多有趣的灵魂了,乏味无趣才是正常的大多数。
好看的皮囊怎么就多了,平平无奇才常见。
成双入队怎么就令人羡慕了?孤独才是人生的常态。
孤独又自在才是最高的境界啊。把自己的身心全部寄托给另一个人那么有趣吗?或许对一部分人来说有趣。
但现在于我,乏味也好,有趣也好,都随它去。感情的空缺已经不再是我木桶的短板了,
倒不是传说中的“经历了一段糟糕的恋爱,伤痕累累不会再爱了”这种烂俗的剧情。
当然,以后碰到迷人的家伙,我还是专情专痴好事多磨吱吱,还是会浪漫的一往情深。
还是会想时不时吐出几句撩人的情话等着对方回应。
毕竟一直很想和爱人在深夜可以共饮一番,然后听着让人几乎眩晕的曲子,赤足踩在他脚上随意的摇摆中国新任国防部长,
想在夏季晴朗的夜晚,去深山老林里支个帐篷,躺在草地上,听着河水兀自流动,讲几个阴森的都市传说,看月亮。
想在大雪封门的日子里,煮好咖啡,窝在沙发里一起看一部超好看的恐怖片,看到一起哈哈大笑着吐槽“也不恐怖嘛”。
我还有如此这般多没完成的愿景,我当然还相信爱。
也希望下一次,是平等的关系,谁也不要卑微到尘土里,他不会再怕我,不会小心翼翼双手奉上一颗心脏给我,再因为自卑而暴怒的离开,我也不会再在摔跤后不停念叨着对不起。
希望下一次,可以互不干扰,不要一天24H短消息不断,既是爱人,又是挚友
希望下一次他可以懂我的浪漫,对的上我还算诚恳的眼神。
希望下一次他不会嘲笑我的软弱。
希望下一次他永远的迷恋我华侨宝,迷恋有趣的我,也迷恋乏味的我。
可这诸多希望啊,我都仔仔细细的收好。收进时光里。
因为下一次,太遥远了。
这世上还未久处便乏味的人,太多了,就连我这种自认为有趣的人,也逃不过乏味交替这样的周期循环。
我当然还相信爱雨化田,只是不信自己会那么幸运了。
哪可能人人都能那么幸运呢。
人呐,不就是这样吗,过惯了富足的日子,就会矫情着想要忆苦思甜
过惯了苦日子,就巴不得天天天上掉馅饼,深觉老天不公
可哪有什么狗屁老天,这世上从来就是不公平的。
而我深刻意识到这一点后,不管狗屁命运不命运,我选择遗忘,也选择等待。
最不激进的、最保守的、最安全的选项。
我的余生不指望给谁,唯愿安安静静。
也许可能大概,就当真的会有下一次吧。如果真的有,一定不会再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也不要来的太快,我现在刘可雯,还想多呼吸些,许久没有感受到的新鲜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