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7

中外历史人物评说之 父亲的水烟瓶——王 鼎 【乡土文学】成长岁月-山沟沟里的希望

之 父亲的水烟瓶——王 鼎 【乡土文学】成长岁月-山沟沟里的希望
展示山区学校师生风采,开展特色活动;发表乡土文学作品,领略本地风土人情。
↑点击上方“山沟沟里的希望”关注我们

作者简介

王 鼎,男,汉族,60后,甘肃陇西人,中共党员。供职于陇西教育系统,爱好阅读、习作、健身……

一直以来,就喜欢在站一旁,手里摆弄着火柴棍棍儿,很搞笑的,两眼神情专注地看父亲抽烟的样子。现在想来,也是一种亲切朴素的父子情愫吧!农活忙完的父亲,进门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动手抓烟瓶,我和弟积极支持配合,赶忙找来点火的棍棍儿或者小木片。
水烟瓶呢,有搁置的固定地方,三叔父手巧清华投毒案,在道厅里接近炕头的位置,用土胚和酸泥巴,泥了一个长方形土台,中间有空格,可以摆放零碎东西,面子泥得平平正正,不夸张地说异界贸易商,能晾成面条。后来,奶奶拿我们的废书本和旧报纸用糨子糊贴,不怎么明显地土里土气,而且卫生得多了。
平日里,“洋火”、煤油灯和水烟瓶就搁在那里,为的是使用顺手。他抽烟习惯性的动作,翘起二郎腿,端身正坐在炕沿边,伸出又粗又大的手,摸到洋火,“嗤啦——”划着,点燃煤油灯,左手的掌心捉住水烟瓶,伸长五指分叉来遮护;右手的食指探进烟罐里,撮拾一撮烟丝,食指和大拇指旋转研磨一会儿天作凉缘,扭结成小豌豆颗粒大小的烟丸平安传,轻巧地按放在盛烟的烟罩里。拿一小段火柴片,在煤油灯上点燃。在另一头长颈鹿似的脖子吸管口,偏着头,眯缝着眼睛,腮帮一憋一瘪功盖三分国。做深呼吸,鼓足气力“吧嗒吧嗒”狠劲地吸上几口,水罐里“咕噜噜”的水沸声跳跃。然后扬起脖子,张大嘴巴,吐出几口浓浓的烟雾弹,如云团又似氤氲,在周围飘散缭绕直至消失。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中外历史人物评说降临异世,满意地停下来,并抬头向四周看了看,神情镇定地右手拔出烟嘴杆,噙在嘴里,“扑扑”用力吹去烟嘴里的烟渣灰烬,再按上一撮烟丝,继续再来。一番腾云驾雾后,看到他神清气爽,精神振作起来王与我,顿时有喘声了,喜笑颜开向我们要这要那,才慢腾腾地生火喝茶。
我究竟搞不明白:“烟是否有那么厉害的解困功效啊?难道抽烟真能够产生那么大神奇美妙、飘然若仙的感觉吗?”只有抽烟的父亲,才能够感受得到呀!看那抽烟时全身心投入的程度,百分之百是最满足、最惬意的享受时刻!
记忆中,父亲的黄铜水烟瓶,像英俊帅气的美男子,“身材”高大端庄,“面容”光鲜亮丽。约摸十五六公分的高,由烟管、水罐和瓶身(水烟瓶主体)等几部分组成。烟身是一个长方形圆柱体状的盒子,盒子里套装着两个圆柱体的水罐和烟仓。烟管焊接在水罐上面,伸长的烟管上部又弯曲下来,便于吮吸。烟身的两正面部分,雕有梅花,花朵图案清晰,勾画明快;两侧面则篆刻着励志诗句,字体大方,线条流畅。仔细看烟瓶的整体,做工精细,样型别致;玲珑小巧,漂亮美观。
一天倒腾整理书柜,父亲的黄铜水烟瓶,突然跃入眼帘,冰冷羞涩地站立着,孤零零躲在书柜的角落。上面已经落满灰尘蚊蝇,失去了往日镏黄发亮的容颜。看见它,是怦然心动的亲切感,撅起嘴唇,“扑扑”吹去尘埃。一把抓起,挨在脸上吻了又吻,然后学着父亲当年的样子,用手旋扭几下吸烟管,塞进嘴里,“吧唧吧唧”抽了几下。一股浓烈的酸涩恶心味充满口腔,滑溜到嗓子眼,“咔咔咔”险些昏晕,急忙抱肚呕吐:“哼!这么不领情的家伙!看来被冷落时间久了,不愿意让人亲近啦!”倏忽间被激怒,旋即“咣”地一下,塞回原处,不屑于顾。唉!尝到这苦涩酸溜的味道,来了回思维穿越,这何尝不是那个年代生活困窘心酸的味道呢?
那时候,主要以农耕为生的山区农村,十年九旱,靠几垧贫瘠的土地养家糊口,人们的生活相当艰难困苦,我们家也不例外。一家六七口人,全凭父亲挑重担,出主意、想办法,生活的窘迫可想而知了。平日里很难见到父亲的欢颜,只有当父亲手执水烟瓶时,才会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
每天东方彤,天也不大功夫就麻麻亮了。父亲早起床,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劳作。添草喂牲口、打扫院落门滩,做完这些,只听门“哐啷”一声被扶开了,是父亲落地有声的脚步声。来到奶奶、我和弟弟睡觉的房间,顺势坐在炕头边,“嗤啦”一声响,煤油灯点着了,他双手掬起奶奶提前准备好的糜面“贴团”(一种发酵后做的糜面馍馍)大口大口吃掉多半个。他端起水烟瓶,一阵快节奏“咕嘟咕嘟”的烟熏火燎,上屲干农活去了。
酣睡中的我被推门声吵醒,睡意朦胧,从被窝里巴头探脑窥视到,一点忽闪忽闪的灯光,映照在父亲瘦削褶皱的脸上,泛出黄灿灿的光晕,甚是慈祥可爱!可是,出门得急,灯盏明晃晃地还亮着,直怪怨父亲耽误睡觉:“哼!为什么每天夜半三更起床,抽烟后连灯盏都不吹灭,农活要慢慢做,急啥呢?”只得揉揉朦胧的睡眼,赤沟溜胆爬出被窝,吹灭灯,继续做会美梦。
八月十五中秋节,舅舅步行一个多小时,走了十多里路来我家做客。刚进门,父亲好像炫耀烟瓶似的:“锁儿,赶紧拿烟瓶去!路那么远,你舅舅累了渴了,拉上一锅子烟,过过烟瘾,先缓一缓!”我就纳闷:“人家打老远来,肯定累了渴了,怎么不让喝水吃馍,先要抽烟呢,烟能解乏吗?”我用孩子般狡黠的目光审视到,舅眼盼嘻嘻的在等着。父亲见我迟疑,便跳出门,三步并作两步,自己跑到另一个屋子取来烟瓶,倒掉往日他自己抽烟过滤的污浊脏水,噙了一口清水“咕嘟嘟”吹进烟瓶的水罐里,手握烟瓶三晃一摇,进行洗刷,满把手握住吸烟嘴,扭转一圈,装好烟丝,烟嘴朝舅,双手捧端正接给了耐心等待烟瓶的舅。
舅端起水烟瓶,左瞧瞧,右看看:“你啥时候舍得花钱买这么好的烟瓶呢,恐怕吃一锅子能香死人的?”说到烟瓶好,父亲满脸堆笑,很满足的样子。我思量道:“父亲这一连串的麻利细心的动作,不就是为了清理烟瓶卫生,显示他热情好客,以高规格的礼遇来欢迎接待尊贵的舅吗?不就是在无声的向舅吹捧他的水烟瓶吗!”一点都不奇怪,凑钱买个小件的家物也真的不容易,更何况是贵重的金属黄铜呢?
人们过节逢年,走亲访友,就是这样,水烟瓶是伴侣,不可或缺。然而秋收冬藏后,繁忙的人们也就有时机相聚了。农村人消闲下来,也没有什么娱乐场所,不是今天去东家串门喝茶,就是明天到西家走转聊天,期间都离不开轮换水烟瓶抽烟作为交流的方式。父亲一辈亲弟兄四个,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都嗜好拉一锅子水烟。有一次,几个围坐在四叔家炕头喝茶闲叙,水烟瓶来回轮换,就闲不下来,不知坐在旁边听说话的哪个兄弟冒冒失失说:“你们几个弟兄坐在一起,说话少,就爱抽烟转烟瓶么!”父亲恰好背转身材没听清楚,把“转”听成了“拴”(相当于现在说的“蹭”),后来父亲很生气,面对我“你看,这娃有样子吗?怎么能在叔老子面前这么说话?太过分了!”我嘿嘿一笑:“是你误听啦,就别怪怨人家啦!”为抽烟竟然和小辈产生误会,闹成笑话!
那时间我见过的农村个别富裕些的人家,收藏着上好的水烟瓶,是青铜和黄铜铸成的,做工极为精致细密。烟身还有长方体的,有的在烟管弯曲处,吊链垂穗来装饰,十分讲究。手巧能干的妇人,在青色布料上,拿各色丝线绣的四季花,鲜艳夺目,做成的手工护套,围套在闪光发亮的烟瓶身上,用以保护水烟瓶不至磨损。普通人家哪有水烟瓶呢?大部分男人抽烟,用的是羊小腿节骨头自制成的“干鹿儿”本多ruru。不用花钱买,又携带方便。要上屲去干农活,身上口袋里,总要随手塞进“洋火”、装满烟丝的小玻璃瓶和“干鹿儿”,父亲也不例外。
他的“干鹿儿”是偶然的机会得到的。七月十二是个节日,大人有“七月十二,羊肉茄儿”的说法。“农业社”的时候,专门有羊倌放几大群羊,每年到这个节日前一天,队长就安排人员宰杀七八只吾腰千钱,肉割开后,用秤分摊给大家过节。正好分到一只羊小腿,肉吃掉后,只有剩骨。父亲很高兴,就拿骨头在火上烧、烤、剐,待肉丝油腻完全退尽,找来螺丝垫圈、子弹壳、硬币和竹筒,央求村里手巧能干的人,打眼、钻孔和磨制,不费吹灰之力,一个羊干腿烟瓶,就精心做成了。父亲如获至宝,经常抽完烟后,噙口水喷在上面,找来布屑,外表擦得光溜溜、黄灿灿的,耐看且耐用,父亲一直十分珍爱!“干鹿儿”寒暑易节,如影随行,跟从多年。来人客去,不感寒碜也不羞怯,自然大方地拿出来招呼支应。
烟瓶虽说不起眼,总算有一个支俉差事的了。可是最愁肠的是,隔三差五断水烟!烟叶这东西,这家伙可了得!别说嗜瘾成性,就算只是爱抽,就会很快上瘾形成习惯的,“习惯的是势力是最可怕的!”不吃饭可以挨一时半会,不抽烟是受不了的,就出现散游满转,晕头转向,像人体缺少了三魂六魄似的。然而,水烟只能到三十里外的云田集市上去买,上集市得搭满一天的功夫,农活紧张,队长不会轻易准假,怎么办?借!所以借烟来抽,成了家常便饭。要不,听见有人去上集,就跑去带。带!口袋里没有钱啊?又怎么办?称两斤扁豆,带出去粜成钱,再买回烟。集市上一斤扁豆两毛钱,正好买两片“肃”字烟!哪时候水烟有分“甘”字和“肃”字两种类型。“甘”字烟,集市上不多见于承恩,价钱也贵点杨正大,“肃”字烟便宜点。如果能抽到“甘”字烟,得“走后门”去拖人买,父亲不愿意找人,钱也少,也就存心不奢望!烟就这么时有时无的抽着,日子也就这么纠结地打发着……
久时久分,村里来了“货郎”,迈克尔奥赫父亲拿豌豆换了一个外表蘸了红色铁漆的铁皮烟瓶伍晃荣 ,样式像富人家的真水烟瓶,只是很小家子气,“干鹿儿”就“退避三舍”了,父亲将就了两三年。直到弟弟岳父来家中做客,对父亲烟瓶十分排斥,只好借来三叔父的来支应。回去后带来了他闲置的烟瓶,父亲总算才有了像样的烟瓶!不过用了不长的时间,弟弟结婚,被前来道喜的人顺手牵羊啦。弄得人哭笑不得!嗨嗨嗨,说什么好呢?人们常说,“来得容易去得快!”还果真应验了!在弟弟结完婚的第一个逢集日,当机立断,作了决定江油都市网,拿给弟弟结婚收到的的二十八元情钱,和弟一起去集市给父亲买了一个!
只是埋怨念叨我俩花钱大手大脚,说了几次,后来再也就不提了。父亲对烟瓶很珍爱,一直延用到戒烟。对现在的“纸烟”(香烟),父亲几乎没沾染过,原因是烟叶绵,吸起来没劲口,我知道,这是嫌“纸烟”太贵,怕多花钱呀!
水烟瓶陪伴父亲多半生,经历沧桑多变的岁月,可是父亲的挚爱啊!如今,父亲年迈了,烟瓶也躲藏起来了……
农村人,有时候说来也蛮有趣的,把吸烟或抽烟,偏偏称作“拉烟”,明明抽一袋烟花很长时间,要抽十来八下的,却说成“拉一锅子”。街头路尾遇见了:“喂,闲啦!走,浪走,我有好烟瓶天天苗木网,好水烟哩,拉烟走!”哪里拉烟去呢?拉烟似乎与烟瓶,是风马牛不相及,怎么能牵扯到一起呢?让人疑惑不解。反正这就是他们的问候方式。憨厚朴实的农民,只知道人经几辈传着说着,也就这么问着,他们也不曾去考证正确与否?然而烟瓶与他们的生关系活息息相关,每日的生活都离不开,拉烟是联系他们之间感情的纽带,拉烟成了冲淡缓解他们劳作带来的艰辛调味剂。
农村招待客人,先找烟瓶拉上一锅子烟,然后上茶上饭,才慢慢坐吃坐喝交谈。这就是待人接客的礼俗!“十里一乡,八里一俗。”入乡随俗嘛!客人能接受,主人又自然,哪能违背?日常都繁忙,三百六十五天,走亲访友机会少,虽说是嫡亲至亲,但也未免产生陌生感魔界勇士。可是一把烟瓶,一锅子烟,瞬间就能拉近距离,感情顿时升温,烟瓶的作用不可低估啊!
农村的老家,都是一些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们骨子里就没有虚假的一套。谁家有难处,都会伸出友爱之手,争着帮一把;谁家有喜事,大家乐呵呵来地分享。团结友爱的庄风,造就了人们善良实诚e领卡盟,质朴纯真,礼让谦恭的品格。
后记:这篇《父亲的水烟瓶》和《父亲的火盆》权且就算作姊妹篇吧!用以记录那个艰苦的岁月,叙写那份父子情义,抒写那段成长中的记忆吧!

投稿邮箱:905256607@qq.com
联系电话:18993236884(杨升)

往期作品回顾:
暑期打工记/暑期卖瓜记/逝去的民间趣事
“早起一晨顶三工”/“变异”的粉条/杀年猪
哭泣的的碌碡/滑轮车/“粪 斗”/村学时代
/风匣/过 年/信迷信/信迷信2
信迷信3/座机电话/黑白电视/放 驴1
放 驴2/放 驴3/种庄农/引媳媳妇1
引媳媳妇2引媳媳妇3/引媳媳妇4/办丧事1
办丧事2/办丧事3/磨 坊1/磨 坊2/磨 坊3
磨 坊4/河 湾1/河 湾2/河 湾3/河 湾4
河 湾5/土 枪1/土 枪2/土 枪3/土 枪4
土 枪5/土 枪6/儿时记忆之“升个儿”
儿时记忆之“黄饭包”1/城乡味浓的婚礼
通渭情愫 二 “虎”舅爷1/“虎”舅爷2/“虎”舅爷3
秋雪之韵/通渭情愫 一 奔丧1/奔丧2
儿时记忆之杀年猪1/同一片蓝天1/架子车1
杀年猪2/杀年猪3/杀年猪4/架子车2
同一片蓝天2/同一片蓝天3/架子车3
《山沟沟的希望》激起的浪花/同一片蓝天4
架子车4 /儿时记忆 之 老渠沟挑水记
同一片蓝天5/《梦在远方》/同一片蓝天6
架子车5/同一片蓝天7/架子车6
同一片蓝天8/情海拾贝之 流逝的……
教坛絮语 之 又上讲台/同一片蓝天9架子车7
同一片蓝天10/成长岁月之 父亲的火盆1
平淡的力量(纪念杨绛先生去逝两周年)
在《二中月报》我们有缘相遇/父亲的火盆2
/同一片蓝天11/灯演戏1/《同一片蓝天》12)
《狼堡湾》/灯演戏2/情海拾贝之 又到一年插柳时
《狼堡湾2》/《同一片蓝天》13
教坛絮语之 因梦坚守 为爱执着/《同一片蓝天》14
灯演戏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