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7

中大恒基乌兹钢的花纹——当下较为前沿的乌兹钢分类方法-欧亚古兵器探索与交流

乌兹钢的花纹——当下较为前沿的乌兹钢分类方法-欧亚古兵器探索与交流

如有任何疑问,或需要跨平台转发、引用
请联系我们的管理员微信
名称:欧亚古兵器
微信号:OYGBQ123
长篇幅预警!!!
阅读时间约10min
在上一期推送的乌兹钢的花纹——早已过时的“乌兹钢四分法”中,我们大体得为大家讲解了传统的乌兹钢四分法所存在的问题与弊病。
近百年来,特别是冷战之后,人文学科以及跨学科、跨国际研究均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相较于上世纪中早期,学者们拥有更加自由的研究环境,东西方之间在资料以及藏品的流通性以及透明度上都有大幅提高。对乌兹钢以及中西亚兵器的研究终于在上世纪末至本世纪初再次达到了一个小高峰。

其代表人物有英国的罗伯特·伊尔古德、法国的巴什尔·穆哈默德(法籍阿拉伯人)、德国的曼福德·萨克森、葡萄牙的乔·卡拉瓦那、伊朗的穆斯塔赫·呼罗珊尼、卡塔尔的菲德尔·阿尔-曼苏里,美国的利奥·费基尔等等。
其中,大多数研究者的重点在于兵器的形制演变以及背后的文化信息,出发点更偏向于物质文化研究或艺术史,针对乌兹钢花纹的研究相对较少。真正对乌兹钢的分类提出建设性意见的主要有萨克森、呼罗珊尼以及费基尔三人,而这一篇中的观点也主要来源于三人的著作:

从左至右分别为萨克森、呼罗珊尼、费基尔
《大马士革钢》萨克森,1989
《论大马士革钢》费基尔,1991
《伊朗兵器与铠甲:青铜器时期至恺加王朝晚期?》呼罗珊尼,2006
《伊朗兵器与铠甲专有词汇:对符号与术语的研究》呼罗珊尼,2010
还有一位德国研究者黑尔美特·佛奥,在多年前就对《伊朗兵器与铠甲:青铜器时期至恺加王朝晚期自然之敌p?》以及《大马士革钢》这两本书中的乌兹钢分类方法做过比较研究,其研究成果是本文观点的另一来源。

需要提前声明的是: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完美的分类方法。传统四分法不完美,当下的分类方法也并不完美,只是代表了近期的研究成果,并不代表没有任何问题。
书归正传,三人的观点在细节上略有区别。但首先一点是,三人均放弃了“使用古典音译名称为乌兹钢命名”的旧有思路。
例如我们常说的“卡拉-呼罗珊”、“卡拉-塔班”有着非常明显的突厥语色彩,这些名称被认为大多成型于帖木儿时期,通行于土耳其、黎凡特、伊朗、印度北部以及中亚其他地区。
但在使用其他语言且不曾被帖木儿帝国统治过的地区则会用别的名称来命名、分类乌兹钢。例如在阿拉伯语中,由阿拉伯商人从印度南部采购、经海路运抵阿拉伯市场的印度产乌兹钢一般被称为“痕地-瓦尼”,即“印度钢”。但是同一种钢材在印度绝不会被当地人称作“痕地-瓦尼”,而是另有别的名称。
同样的东西在不同的语言中有不同的名称,因此如果完全按照突厥语借词来命名是不客观的。而且古代文献中对这些古典乌兹钢名称的描述普遍含糊不清,难以准确区分。所以三位研究者不约而同地放弃了突厥语音译名称,改用现代词汇的象形名称,例如“流水纹”、“波浪纹”、“玫瑰纹”等等。

这一分类方法最早可以追溯到1955年,两位瑞士学者泽勒与罗雷尔在整理冒险家亨利·莫泽的遗物后出版图册《亨利·莫泽-夏洛顿菲尔茨的东方收藏》,并第一次使用现代词汇的象形名称将乌兹钢的纹路分为三类:
1、条形纹:纹路中只有线条,没有闭合环形结构。
2、年轮纹:只要有环形闭合结构,就是年轮纹。
3、天梯纹:有多条相互平行且垂直于刀刃方向的纵向纹路。
(接下来要讲的分类方法会比这个复杂许多,如果觉得掌握起来吃力,可直接套用以上“三分法”,虽然不全面但依然比传统“四分法”客观)
这种分类方法删繁就简,可以说比“四分法”还要简单粗暴异界纨绔剑神,完全忽视各种细节,但却准确的把握了乌兹钢纹路的特征,对后世启发很大。而费基尔、萨克森以及呼罗珊尼的分类法也都是基于泽勒与罗雷尔的“三分法”发展而来。

书归正传,整合三位学者的观点,可以将乌兹钢的花纹形状大体分为七大类:
1、条段纹:
这种乌兹钢中的亮白色渗碳体主要有不连贯的小线段组成,且起伏较小,纹路相对细碎。
这种纹路在西亚较为常见,集中于奥斯曼帝国域内以及内外高加索。主要为黎凡特地区生产涡阳县教育局,经贸易传播至西亚其他地区。传统四分法中的“夏姆”余定邦,其本意为“叙利亚钢”,大多指的是这种纹理。


2、结晶纹:
其主要特点为渗碳体线段较短,甚至部分呈点状,较方向交叉明显,形成类似于网格或结晶的排列。
按照四分法的原则,这种纹路同样会被归类为“夏姆”,但这种纹路的乌兹钢大多产自印度,而非叙利亚。许多奥斯曼、高加索及阿拉伯刀剑上会出现类似纹路,多是由从印度进口的乌兹钢锻打而成。




3.流水纹:
“流水纹”的纹路走势与“条段纹”非常接近,相较于“条段纹”,“流水纹”中的渗碳体线段更长,更加连贯而且整体起伏更大。(如下图)
这种纹路分布很广,中西亚各处,以及东欧、北非均能见到。



4、波浪纹:
这种纹路会呈现出起伏很大且相对连贯的条状结构,形似波浪。而且大多在起伏的转折处会呈现出一些非常细小的环形的闭合结构。
这种纹路的乌兹钢多为印度或波斯生产。



5.年轮纹:
与波浪纹类似,这种纹路同样有起伏很大的条状结构,不过相较于常规的波浪纹,年轮纹中渗碳体的环形闭合结构的面积更大也更加明显。中大恒基
萨克森在他的著作《大马士革钢》的73页中明确表示吴山酥油饼,他认为“卡拉-呼罗珊”和“卡拉-塔班”都属于“年轮纹”,二者仅仅在色泽与线条粗细上稍有区别。这个观点直指传统“四分法”的弊病——把许多差异很大的乌兹钢纹路统称为“夏姆”女校怪谈,却把两种差异极小的纹路单列了出来。



6.天梯纹:
也就是“柯克-那都班”,又称“穆罕默德的天梯”或“四十级天梯”。这种花纹样式中有多条相互平行且垂直于刀刃方向的纵向纹路,是唯一一个从传统“四分法”中完整保留下来的纹路定义。毕竟实在是太有特点超级村长,知名度太高了。梯形纹也是公认的级别最高,锻打工艺最为复杂的纹路之一,其收藏价值要远超过以上其他纹路陈慕华简历。



7.玫瑰纹:
这种纹路被认为是最接近传统命名方法中的“金吉尔”纹,也就是所谓的“链条纹”。其特点是纹路整体呈条状结构,但在条状结构中均匀地分布着多个大小均等的环状闭合结构。
国内有不少人把“年轮纹”误认为“玫瑰纹”,但只有环状闭合结构排列相对整齐且大小均等才能叫“玫瑰纹”。


笔者将这种纹路放到最后,是因为它存在很大的争议。
1、萨克森的著作中完全没有提到“玫瑰纹”。也许他认为“玫瑰纹”只是“年轮纹”的一种?或者觉得存世量太低,不需要单独讨论医痴叶天士?这就不得而知了。
2、呼罗珊尼将这种纹路单列了出来,他认为“玫瑰纹”的条状结构要比“波浪纹”或“年轮纹”平直的多,且环形闭合结构多镶嵌于条状结构之内。这些特点需要有别于常规“年轮纹”的锻打方式,足以让“玫瑰纹”自成一家。朴彩英
3、最有意思的是费基尔,他认为“玫瑰纹”是“天梯纹”的一种。理由是:如果把天梯纹中平行且垂直于刀刃的纵向纹路换成大小近似的闭合环形结构,就是“玫瑰纹”,所以“玫瑰纹”应该被归类为“天梯纹”褐眼女孩。
(其实笔者个人更认可费基尔的观点。您的观点是什么?欢迎在下方留言)

除花纹的形状外,乌兹钢的分类还会涉及到另一个方面——色泽。
西亚及印度中南部生产的乌兹钢,主要呈黄褐色,对比度相对较浅。
而波斯以及其他中亚地区生产的乌兹钢则大多为铁青色,色泽更加黑亮,对比度更高,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波斯黑乌兹”
条段纹多为西亚生产,而结晶纹多为南印度生产,所以两种纹路普遍对比度较低,基本不存在“纹路相同,色泽不同”的问题。但流水纹、波浪纹、年轮纹、天梯纹则需要在区别花纹的同时分辨色泽。
如下图,同为波浪形乌兹纹(整体呈起伏较大的带状结构,点缀有尺寸较小的环形闭合结构),左侧为印度乌兹,对比度较低。而右侧为波斯黑乌兹,对比度要高得多。

天梯乌兹钢同样存在这种差异。
下图左侧为库尔德产乌兹钢,右侧为波斯产乌兹钢,均为天梯纹。

类似复杂纹路中,唯一比较特殊的是“玫瑰纹”。由于存世较少,以笔者目前掌握的资料潜意识录音带,“玫瑰纹”乌兹钢应该全部为波斯黑乌兹。

综上所述,整合费基尔、呼罗珊尼以及萨克森三人的观点:
1、乌兹钢的分类需要综合"花纹形状”与“色泽”两个维度。
2、依照现阶段的研究,可将乌兹钢的花纹分为以下几类:

相关阅读
古兵人物志——近代收藏界率先给乌兹钢分类的两位先驱
古兵人物志——藏在一行小字背后的巨人
乌兹钢的焊接工艺——斜面焊接
如何分辨大马士革钢的真伪
天底下的花纹钢,无外乎就两种
四步看新老:分辨古董乌兹钢刀剑与印度现代仿品的基本实战技巧
藏品交流——乌兹钢鋄金银装“克里奇”弯刀
藏品交流——天梯纹乌兹钢鋄金虬角柄“彼什-卡巴兹”匕首
藏品交流——天梯纹乌兹钢“舍施尔”弯刀
藏品交流——乌兹铁雕鋄金嵌宝波斯鞍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