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07

九阴真经武当pk乐忆英 ‖ 乌镇天隐楼 【人文桐乡·文学】-风雅桐乡

乐忆英 ‖ 乌镇天隐楼 【人文桐乡·文学】-风雅桐乡

图片来源网络 图文编辑:一色
乌镇天隐楼
文/乐忆英
乌镇天隐楼赤朱丹彤,最早出现在北宋,已知有三位北宋诗人为天隐楼题诗,分别是苏东坡的《题沈氏天隐楼》、苏东坡表兄文同的《寄题湖州沈秀才天隐楼》、沈括侄儿沈遘的《沈沔天隐楼》。
从题诗中知道,天隐楼是私产,属于一位名叫沈沔的人。沈沔何许人也?方志无载。查明代李乐《重修乌青镇志》卷四“艺文志”中,莫光朝所撰的《青镇徙役之碑》,其中提到免解进士沈沔之名,此碑虽立于南宋嘉定二年(1210)八月,主要是说市河以东的青镇工商民户未能被视作坊郭人户,免充差役,有不少乡村富户迁居青镇,他们的田产多在附近乡村,却未在镇区著籍充役。而邻近的四安(今长兴泗安)、新市(德清)等镇因“用坊郭法,就傍乡物力多所立户充应”,民众负担得以减轻。青镇民众也希望参照四安、新市之例用“坊郭法”,经过许多年努力立野真琴,才获照准,镇区的贫困工商户们得以免去重役负担。碑中还说“由熙宁(1068)至今,百三十余年矣”,说明对此“差役负担”问题从北宋时期就有人提出异议,碑中所提之人也在不同时期为官,如崇德令尹赵与浚、常平使者林拱辰、嘉兴郡太守林良,以及进士沈扬休最真心一对,免解进士张承德、沈绘、莫沂、张玉、沈沔、张由、张田等重生之承续,时间跨度从南宋初就已涉及了。韩世雅
近读《从士族到绅族》(周扬波著)一书,提到北宋曾巩所作《太子右司御率府副率致仕沈君墓志铭》中,提供了沈氏自吴兴东林(今湖州市东林镇)迁钱塘,迁徙时间在五代末宋初,墓主因侄女为宋仁宗侄、潞王孙、密州观察使赵宗旦之母,故得荫补入仕,官至太子右司御率府副率。官阶虽不高,但为子孙奠定了基础,其孙沈沔、沈沂二人皆为进士。
沈括六世祖是从德清武康迁居钱塘,时间也是在五代末,所以沈括侄儿沈遘的五言诗《沈沔天隐楼》中,把湖州称为“吾州”,吴兴沈氏称为“吾宗”,将沈沔称为“吾宗子”。从沈遘诗中“仕意一不如,去之若泥滓”,可推测为钱塘沈沔回迁湖州(乌镇)定居蹇彪,且交游十分广泛酬谢的意思。但北宋天隐楼究竟位于何址,已无法考证。明代董斯张等编纂的《吴兴艺文补》之“四十三”载:“沈沔天隐楼在乌程男妃嫁到。”其时乌镇隶乌程。
宋代词人葛胜仲的《丹阳集》中,有一篇《湖州乌程县乌墩镇普静寺观音阁铭并序》,称普静寺道士杨元益“尝过天隐楼,肆言今夕当慎火,夜漏二更,楼果煨烬”,此为唯一佐证,但葛文中未注明天隐楼在何处大杨创世西服,杨元益是乌镇普静寺(原址在甘泉路西)道士,九阴真经武当pk若天隐楼不在乌镇,按理会在文中写明属地,但若天隐楼在乌镇,也就没必要在“天隐楼”前加“乌墩”(即乌镇)两字。杨元益卒于政和二年(1112)。可知沈沔的天隐楼最终在北宋末毁于一场火灾。
南宋末沈平的《乌青记》载:“天隐楼在甘泉巷,宋之官酒楼也。”甘泉巷相门败类,即今北花桥西堍的甘泉路。可见胶水双核,天隐楼在南宋时又重建,并且成了官之酒楼,极一时之盛,至宋末又因故被废。天隐楼是否原址重建,已失考。

〓END〓


图片来源网络 图文编辑:一色
作 者 简 介
乐忆英,桐乡乌镇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

桐乡文化底蕴深厚,马家浜文化、良渚文化、运河文化、古镇文化等交相辉映,石门罗家角遗址距今已有7000多年,新地里良渚文化遗址是目前已知的全国良渚文化时期最大部族墓葬群;桐乡文化名人辈出,赵汝愚、张履祥、吕留良、茅盾、丰子恺、金仲华、钱君匋、徐肖冰等文化名人在这里诞生。

风雅桐乡·水墨乌镇
更多图文资讯,请点击以下文字链接:
丝思绸的故事
桐乡市丰子恺纪念馆
桐乡君匋艺术院
『乌镇民宿』云蒸霞蔚 上善若水—雲上乌镇·主题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