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4

乡里彩虹城里雨乐视风云录:复盘贾跃亭跌宕起伏的人生!-中硕创投

乐视风云录:复盘贾跃亭跌宕起伏的人生!-中硕创投
↑ 点击上方“中硕创投”关注我们

━━━━━━
开年之后,乐视网伴随A股市场的开门红行情一路上涨,截至上周五收盘报5.46元,距最低点4.01元已反弹35%有余。
而最近有消息称贾跃亭在美国已获得15亿美元的投资,《猎场》出品方青雨传媒已收到乐视网1.5亿还款,影视上市公司中的慈文传媒、华策影视均已收到乐视网还款。频频利好,股价上扬,似乎希望还没有完全破灭。

现在看来,投资人的确快要窒息了
从一个超级明星,走到超级亏损,到现在苦苦挣扎前景未卜,乐视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乐视的风云故事是刚刚开始,抑或已将近结束。
第一章:风光视频第一股,电影电视皆布局
乐视网是在2010年8月份上市的。当年,贾跃亭38岁,正是壮年。当时的在线视频还是优酷、土豆、PPS的天下,而且他们还是巨亏状态。
但乐视网非同一般,即便排名不靠前,但是财务指标业内首屈一指达到7000万以上,此时,乐视网成立仅仅只有6年。
那这么年轻的乐视,凭什么它能够如此快速的上市?
业内普遍认为这跟贾跃亭两年前拿到的一笔投资有非常大的关系,但是这笔投资影响之深远,足以造成一场“祸患”反噬其身,当然这是后话了。
乐视网上市之后贾跃亭并没有闲着,他要着手打造自己的乐视生态。
第一步,就是打造自己的乐视影业。当时乐视在这片完全空白,想要满足自己的野心必须要有相匹配的能力,如果没有,就找到对应的人助己一臂之力。
50岁的张昭,光线影业创始人,正是其合适的人选。老贾用他一贯的大乐视生态模式打动了这位业界老兵,让其加盟乐视影业,在后期对乐视的股价推动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影视布局完毕牡丹之歌简谱,乐视的布局网就随着贾跃亭的飞跃式思路布局到电视。2011年,他找到了联想的副总裁,梁军。
梁军在联想已经将近20年了青楼春上春,擅长在硬产品上下功夫的他被贾跃亭的软产品所说服,摇身一变成为乐视致新的新总裁专门负责电视业务。这对乐视来说又是如虎添翼。
在软件、硬件的实力都到位之后,剩下最大的问题就是下游的生产商驸马十六岁。在2012年。贾跃亭通过关系,找到国内最大的代工厂商——富士康,希望让其生产乐视电视。
贾跃亭跟郭台铭见了面,据说仅仅5分钟就将其打动,郭台铭说:我们到台北101包厢继续聊吧。富士康生产乐视电视合作协议就此敲定。
万事俱备,2012年9月9日,乐视开始向各大媒体公布乐视电视。
当时公众并相信这个口口声声颠覆市场的贾布斯能做到他提出的大理想大生态,股价应声下跌,然而当产品真正出炉,市场又啪啪啪打自己脸。
第二章:电视推动股价,官场地震归来造车
2013年5月7日,乐视超级电视在公众面前正式发布乐视电视,主题是“平台+内容+终端+应用”,阐述了硬件不挣钱刺黄连,利用软件、付费内容、广告等进行分成,所有电视都几乎按成本售卖甚至亏本卖。
消息一出,乐视网股价一路狂飙,足足涨了半年有余,让贾跃亭成为了创业板首富,身家超过140亿。
然而这仅仅是短暂的辉煌。

2014年6月19日,时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接受组织调查。这个消息犹如往平静的湖面里扔下一块石头,迅速引发山西官场地震。
收到消息的贾跃亭火速赶往海外,辗转各地不敢回国。为什么?这得谈回先前乐视网在2008年获得创业资金来源。这笔钱,恰恰是令政策之弟令完成出的,而且乐视网的其中一个高管还是令完成的小舅子。
这等关系,不躲避风头相当于是飞蛾扑火,一个不慎可能人生都栽进去。山西官场地震,震碎了贾跃亭的背后金主,也为往后乐视帝国的倒塌埋下了祸患。
同年,特斯拉登陆中国。身在国外的贾跃亭内心似乎又点燃了另外一把火。
2014年年底,贾跃亭回到香港进行疾病治疗。术后的疼痛让他难以入睡,企业的压力,民族品牌的期望,让他下了一个关乎乐视命运的决定:乐视,要打造属于中国人的汽车,世界顶级的汽车,为社会留下价值!
他的夫人甘薇听到后坚决反对,举例特斯拉为了新能源汽车几次面临破产危机,造车风险足以毁灭整个企业的前程。但贾跃亭的民族汽车梦太过宏大,夫人根本无法阻止一个男人如此大爱的梦想,最终还是同意了。
11月底郭台成,贾跃亭北京着陆新雪国,乐视汽车计划正式启动。
第三章:高位套现扩大布局,最后的辉煌
2014年过半开始,至2015年上半年,是中国A股市场上时隔5年的一波大牛市,贾跃亭当然不会放过这波拉升股价的机会。
2015年4月14日,在贾跃亭乐视生态的推力下,贾跃亭用致敬乔布斯的装扮召开发布会,从兜里掏出另一个秘密武器——乐视超级手机。

距离上次发布超级电视还不到一年而已。
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味道,乐视打的这手牌也是围绕着硬件烧钱、内容挣钱的套路。在乐视网的生态战略下,烧钱模式开启:买入中超2年媒体版权、入股TCL、收购酷派、获得春晚广告第一标,张开了声势浩大的布局。
资本市场也给予了足够的响应——乐视股价高达122元,市值破1000亿位居创业板之首,成为排名紧靠BATJ之后互联网公司。
股价如此之高,布局如此之大,资金需求越来越紧张,高位套现就成了必然之举。
在牛市的尾巴上,贾跃亭大幅抛售股票套现近25亿元,他的姐姐利用牛市也套现了20多亿。但既要维持乐视生态的扩张,还要烧钱造车,这点钱还是远远不够的。
贾跃亭对自己所有股票进行了全部质押,向各大银行机构借钱,辗转折腾借了几百亿,但还是不足以支撑庞大的烧钱模式。
接着发生了又一大幅拉升乐视股价的事情:乐视影业计划注入乐视网。今非昔比,乐视影业已经拥有了张艺谋、孙红雷、黄晓明等等大咖加盟,市值98个亿的乐视影业如果顺利注入,对乐视网造成大大的利好。

乐视网顺势停牌,快马加鞭利用其他资源进行融资:3月3日乐视云完成融资10亿的A轮融资;4月乐视体育完成B轮80亿融资;8月乐视网完成48亿定增。更大的消息来了:9月,乐视汽车获得10.8亿A轮融资,并在10月与浙江省政府签订200亿合作项目。
尽管最后乐视影业并没有完成注入,贾跃亭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在2016年过得风生水起。直到11月。
第四章:资金链爆出断裂危机,人才流失出走
2016年11月,迈入刺骨的冬天。寒意也卷席了乐视网。
乐视汽车、乐视手机爆出资金链紧张,拖欠公司货款的问题,造成千人工厂停产,供应商拉横幅在乐视大厦闹事。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仿佛是撕开了一个小口子,所有负面信息扑面而来表音密码,大量供应商找上门要钱,银行放弃兑付,乐视网所有业务几乎停滞文体巨星,股价快速下挫。
乐视网于12月紧急停牌,贾跃亭召开发布会说:”我已经讲全部身家甚至生命都交给了我的梦想。“
对于投资者和供应商来说,比起空谈梦想,拿出成绩来才更加实在。1月3日,乐视汽车FF91发布,预计2018年交付。不管怎么说,车出来了,起码对于未来还有期盼。贾跃亭同时夸下海口:几个月之内解决资金问题乡里彩虹城里雨,特斯拉不可能超过FF91。

谁给贾跃亭这么大的信心?很快我们知道了答案:乐视获得融创中国150亿元投资。孙宏斌与贾跃亭惺惺相惜,全力资助贾跃亭的烧钱生态。
但危机远远没有结束。到了如此地步,已经没有一家金融机构愿意借钱给乐视了。融进来的钱,全部用于三个部分:乐视网、乐视影业以及乐视电视。
但亏损大头是乐视移动、乐视体育和乐视汽车,还需要不断的融资才可以支撑运营,但根本没有机会融到钱。很快,乐视体育与亚洲足球解除合约,因为版权费支付不起,后续所有赛事停止合作。所有的智能汽车相关业务全部停止。
国内投资者终于发现,其实贾跃亭姐弟当初承诺所谓的无偿奉献给公司的钱,早就被他们在2016年资金紧张的时候收走了。
很快,曾经高居创业板市值之首的妖股继续下跌,市值蒸发百亿。3月,乐视汽车联合创始人离职;4月易到创始团队离职。大批司机涌入乐视要求提现。
公司已经快完了,好多人自己离职。有员工发现自己的信用卡额度变成1元;公司的社保早就开始断缴了。
7月,贾跃亭准备到美国开2周的会议,没想到这一走就回不来了。乐视网公告称贾跃亭辞去公司一切职务,出任超级汽车董事长,乐视网董事长由孙宏斌担任。
但这一切,已经不是简单能挽回的了。
第五章:孙宏斌救济乐视,甘薇上台替夫还债
面对这个烂摊子,孙宏斌目标明确而简单:乐视视频、乐视电视、乐视云、乐视影业作为四大核心板块,重新构建乐视网的管理层。
他在乐视影业的生态战略发布会对乐视影业CEO张昭说:你不用考虑钱,方向对,有的是钱。
而后,乐视网新任CEO梁军对高层大换血,重新定位战略业务。
可好景不长,2017年10月,梁军不忍重压提出离职hata王子。
孙宏斌哭了。在2017年9月1日,在融创的庆功宴上他眼泪夺眶而出:不搞好乐视网,我的这辈子真的有遗憾了。他表示,贾跃亭是一个很有人格魅力的人,不帮他,乐视就死了,得一直心怀善意的帮,一定要把乐视做好。彼时,多个基金经理讲乐视网估值下调至3.9元,相当于13个跌停。

年底,北京证监局对贾跃亭姐弟下发强制通知,责令回国履行义务,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贾跃亭遂拜托甘薇、贾跃民代理还债。而为了债务,乐视网已将将乐视商场和酷派变卖抵债,后续还得看他们如何收场。而贾跃亭,早就撒手不管一心钻研造车大梦去了。
终章
即便没有跌到3.9元,但乐视也已经坐了一波又一波的过山车,挣扎过,辉煌过,现只留下-116亿元的数字在账面上。孙宏斌也说了,尽力了,李元玲实在不行也只能是遗憾,人生由很多遗憾。
我们也很遗憾,如果能有朝一日有着自己的特斯拉,那是何等自豪。但现实没有如果,目前来看仍然前路漫漫宝石塔防。
但贾跃亭还死死抓住机会,丝毫不肯放弃梦想。无法否认,作为一部不断更新的年度大戏因为剧情不断跌宕起伏却迟迟没有结果,大众都已经审美疲劳。
可是,戏中人的甜酸悲苦,我们怎能轻易明白。其实我们都希望,乐视的故事能有一个好的结局。

END
【特别声明】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如侵权请联系我方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