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8

亚洲第一弯之十 新新时代说旧事,绵绵浓情话童年-竹下叟

之十 新新时代说旧事,绵绵浓情话童年-竹下叟


第九章 教室里的故事 (下)
3、从写字想到汉字
世界上用来记录语言的文字符号有很多:拉丁字母、罗马字母、斯拉夫字母(俄语,蒙语),阿拉伯文,朝鲜的字母叫“彦文”,日本的叫“假名”……汉字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方块文字,它历史悠久,五千年的历史就靠了它传到如今。它词汇丰富、表意精准、情感细腻圣杀者。用汉语写成的诗词,含蓄,优美造王者粤语,深邃,音韵和谐。回头来看拉丁字母,不过是一串串冷冰冰的钩钩圈圈豆芽瓣瓣孙燕美。佔了一长排才表达一个词义。
也有人说汉字的坏话,上世纪,面对中国贫穷落后挨打的现状,一大批爱国的知识分子寻找根源: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孔孟之道的封建伦理极品知县,在劫难逃。不但如此,还把汉字也扯了进去。“中国文字的起源是极野蛮的,其形状是极奇异的,认识是极不便的,应用是极不经济的。真是又笨又粗,牛鬼蛇神的文字,真是天下第一不方便的器具。”“汉字的罪恶,如难识、难写,妨碍教育的普及,知识的传播。”“中国文字迟早必废。”想把汉字用拉丁字母代替。这是当年的代表观点。就连鲁迅,瞿秋白,陈独秀也有类似言论。
小学六年,我学的是繁体字,深有体会。
汉字数量庞大,“康熙字典“收了四万七千字,东汉文字学家许慎所著“说文解字”收了9353个字。(说文解字是中国第一部字典,许慎花了二十多年才完成,真是功在千秋),新华字典收了8500个字,其实常用的汉字大约二千多字。不必被八千五到四万七吓倒。
繁体字笔画多且复杂。请看:龍龜曆農幾機會業樸糞裏聽(龙龟历农几机会业朴粪里听)多一横少一横就是错字或是变成其它字。
一字有多个写法。笑,仇,听,聪,飞,职,泥,乐,关,只,我,楼……现在只有搞书法的为求变化,同一个字在同一作品中采用不同的写法。
請讓我用繁體字寫下去。
為了知識的普及,為了方便科學技術的傳播,面對解放初全國百分之七八十的不識字的人民群眾。漢字必須進行改革。解放後,毛主席周總理非常重視漢字的改革。中央專門成立了“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最後的結果,是推行簡化字,從1956年開始,分批發佈。到了1964年彙編成2236個字的“簡化漢字總表”。对于一般大众学汉语也足够了。
简化偏旁部首爱卡巴,简化字的结构,进行合理的合并以减少字数。这些简化也并非像微信上所嘲笑的那样乱来。而是有根有据,亚洲第一弯有的来自草书,有的来自行书,有的是适当的变形和借代。这些简化是合理的科学的。
再谈谈汉语拼音。
我国文字改革的另一项成果就是用拉丁字母来进行汉语拼音。现在小学一年级就学汉语拼音。学会以后,自己就可以读书识字鸽子树,而且是标准的普通话。娃娃进步快啊。因为用的拉丁字母,其读音对外国人来说吴兆弦,也好学。
没有拼音之前,用的是注音字母、注音符号,马子跃也叫国音字母。1913年制定,1918年北洋政府发佈。
国音符号:ㄅㄆㄇㄈㄉㄊㄋㄌㄍㄎㄏ
汉语拼音字母: b p m f d t n l g k h
就是大家熟悉的:波 坡 摸 佛 得 特 讷 勒 哥 科 喝
没有拉丁字母的拼音好用。好多年前,崔永元做过一个节目,是与一位台湾学生的访谈。台湾学生说现在台湾还用的是这套注音符号。
注音符号出现之前,字典上用的是“切音法”注音。而且注音字母在竖式排版的书上不好排版,难以推广。解放前的字典大都是切音法注音。

老父亲留下的宝贵遗产——1908年开始编撰1915年出版1916年商务印书馆印刷的辞源——中国历史文化知识的宝库。

辞源上对一字的切音法标注
如何标注,请看下例:
一 【衣悉切质韵】 五 【吴鲁切鹿韵】 象 【习养切养韵】
劝 【去怨切愿韵】 客 【可赫切陌韵】 弟 【迪礼切齐韵】
切的意思是叫你把前头两个字快速的连读,后面的什么韵,是提示你这个字如果作诗词时它属于韵书的哪个韵部。试试看会切成什么读音?
大家试一试,就知道太不科学了。如果用来切音的字你本来就不知道读音,就傻眼了,或者那用来切音的字音你发不准,结果肯定是怪怪的。做老师的读错了音,害了学生。

率字的切音法标注——试试看,你会切成什么音?
对汉字的感悟就到这里,回到冬天的教室里。
4、教室里的冬天
教室是没有天花板的,祠堂修得像宫殿,屋顶很高,抬头看见的是小青瓦。夏天好凉爽,冬天不好过。教室里有一个火盆,放在走道中间,进出教室要跨来跨去,不小心会一脚踩在火里。木炭是同学们从家里凑的。每天妈妈用绳子捆了几根木炭,让我带去学校。我坐在第一排,离那火盆远着呢屯溪一中,根本享受不了那温暖。捐的木炭也只能支撑一个上午,而且那木炭好多都是烟头(没烧好的炭,老是冒青烟)教室里青烟缭绕。
最好是分户取暖,各人弄一个取暖设备。最简单的是用一个像现在午餐肉的铁盒,腰杆上凿些洞作为进气孔,烧木炭。下课时到外面,提着上面拴的三根铁丝一甩,风生火起。

铜手炉 烧炭

珐琅手炉

铜的暖手壶 装热水
过去个人取暖,富贵人家用铜手炉,后来有了橡胶的热水袋。但是最平民化的当数“烘笼”。这烘笼是竹子编的,形如花篮,有提手,比篮球大点。里面放了一个泡菜坛盖子样的土缽天书传奇,炭就烧在里边。那时候家家都有。把脚放在上面,再搭上一床小被窝之类的,热和得很。冬天那些街边的小贩离不得。睡前放在床上烘被窝,娃娃尿床,烘毯子。(小心烤糊)

好旺的炭火——想当年家家都有


烘笼
这烘笼带到教室,就成了高档设备了。但分户取暖设备太多,课堂上免不了要“挑灰拨火”煪(qiu)得老师学生眼泪汪汪。老师也容忍的。那年头贵阳的冬天实在冷得很,数九寒天零下四五度,凌夹雪半个月,满街的桐油凌王宛尘。
娃娃嘴馋,天冷肚皮饿得又快。有了火,可以搞吃的了。课间十分钟从荷包里抓一把包谷几片番薯埋在烘笼的炭火灰里,半生不熟的就打平伙了。
我右手的同桌是个大女生,叫谭素华,有十四五岁吧。把我当成小弟弟。烤的包谷花番薯片总是先照顾我。她的烘笼就放在我两中间,多好的姐姐啊。那天,课堂上老师正讲得起劲,“砰”的一声闷响,我们的烘笼里发生爆炸。我俩及左邻右舍的衣服头发书本全是白色的炭灰。原来是课间埋下的包谷清场不彻底,成了两颗定时炸弹。大家一看,并非恐怖袭击,同学笑了,老师也笑了,没事。
课堂上让人走神的事多呢。无意中转个头,旁边同学的衣领上有个小灰点,肚子圆鼓鼓形状像个琵琶,在动,你看它爬进头发里去了。老师讲什么听不进去了。继续观察,好几个在那乱篷篷的头发里躲猫猫呢。这下子,觉得自己的身上也有东西在爬,痒起来。
虱子!虱子!
想当初,卫生条件太差,有的一家人打伙用一块洗脸帕,早晚各一盆水洗全家。半个多月换一回内衣。一个月洗一回头。夏天洗澡可以去南明河。你不生虱子,别人也要传给你。捉也捉不完,烫也烫不尽。生虱子,没有人会笑话你,只是痒得很。在革命部队里,虱子叫“革命虫”,革命先辈们都生过。请听这谜语:“大姐艺名夜来香,二姐吹箫入洞房,三姐琵琶弹不响,四姐一步跳上床。”这四大名旦就是——臭虫、蚊子、虱子、跳蚤,。蚊子跳蚤现在还容易看到阿珊打字通,这臭虫和虱子就像恐龙一样,找个做种的都没有了。
下一章回忆当年我们受到的思想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