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05

亲爱的再见举着,不许笑!-隐姓埋名寻一慰藉

举着,不许笑聚同网!-隐姓埋名寻一慰藉

在J城监狱的一座牢房里,七块在看着一本画册,是的大奥明治篇,画册,天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在监狱里看画册肇州二中,何况七块并不是一个画家。他因恶意伤人被关了进来,伤人的理由在狱警与罪犯之间被传的面目全非,或许连他自己都分不清哪个是真的,罗艳芳毕竟他们嘴里有太多个版本烦请惠存。
其实七块早该被放出去,如果不是他三天前的越狱的话,他现在应该在监狱外享受阳光,虽然与监狱里的阳光没什么不同,不过听起来还是要好一些。
七块在那个清晨走出监狱,又在第二天深夜走回监狱门口,跟看门的狱警亲切的招呼了一声黑特一号,是的他又回来了。
在被捕的那刻着魔o滴神,七块还在问身旁的人赵燕国彰,你们会因看守不严受处罚吗高敬德,还是因为抓捕迅速而得奖呢。似乎他更应该担心自己,毕竟越狱可是个重罪,足够让他被关到天荒地老。
七块又回到了牢房,他一直是被单独关押,监狱的犯人甚至都不知道他跑了出去又跑了回来,狱警也因脸上无光而绝口不提,日子一如往常一样,除了又多了两个看守,以及监控总是时不时扫过他的脸。
七块从来都是面无表情,只有监控扫过的时候刁爱青,会恶作剧般的露出微笑,亲爱的再见这会让他吸引更多的目光,这下逃不走了吧,众人心里恨恨的想。
周围人如何想七块不知道,也并不在乎,监狱的警备在七块眼里根本构不成威胁,“鸡笼而已”,他并不担心地狱醒龙。
画册翻到一半突然不想再看下去,合上书连书签都懒得夹上。窗外开始下雨了,七块起身转悠了一圈乾隆下扬州,不过几平米的牢房的一圈连五秒钟都用不了。
...
七块开始咒骂天气
“这该死的下雨天…”
围墙外有车经过,按响的喇叭声刺耳,七块又想逃了,不过在转第二圈的时候失去了兴趣。
——————————————————————————————————

嘿、我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