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1

从领口开始的棒针编织义和团是干嘛的?-端木赐香

义和团是干嘛的?-端木赐香
点击上面蓝色的“端木赐香”,关注我的大号

这还真是个问题。
虽然中外学者各种研究中,但是我想指出的是,义和团都不知道自己是干嘛的。懵灯转向中,就成就了一次所谓的运动。
一般一个社团,或者一个组织,都应该有明确的诉求,不管是政治的,还是经济的,不管是文化的,还是军事的。但是,义和团诉求是嘛,他们自己也弄不清。
他们的旗号似乎是扶清灭洋,但是扶的什么清,灭的什么洋,扶清是干嘛,灭洋又是干嘛,清能不能扶起来陶景洲,洋能不能灭掉,他们自己也不清楚。
除了笼统的扶清灭洋,义和团还有个相对来说比较具体的诉求,干掉“一龙二虎三百羊”。
一龙指光绪皇帝,二虎指奕劻与李鸿章,三百羊虚指京城一些官员。光绪维了下新,且现在又主和,不主张与外国列强开战,认为那是以卵击石。但是义和团认为自己的卵比较坚硬,刀枪不入的,所以光绪皇帝这种领导在他们眼里螺旋境界线,也形同二毛子、汉奸卖国贼。所以必欲除之而后快。其实背后的宫斗背景是,老太后由于光绪领导的百日维新的操盘手康有为有围园弑后的计划,而恼上了光绪皇帝,所以想以端王之子载漪溥隽取代光绪,没想到大清臣民不同意也罢,外国公使居然统统不同意,这让太后了,才把义和团推出来,给洋人点颜色看看。所以,义和团只是太后手里,宫斗的一枚棋子,一粒炮灰。所以杀光绪是为嘛,他们心里一塌糊涂的。
二虎指私人关系比较好的奕劻与李鸿章曹操跑腿。这两个人既是洋务派,天天与洋人打交道,还是主和派,因为他们明白地知道,与外国列强开战,不是个好主意,所以他们当然也是二毛子汉奸卖国贼了。
三百羊,义和团不识数,当然也不知道京城到底多少官员是帝党,多少是后党,或者说,多少主和,多少主战,于是笼统地给弄个三百羊——好歹不是250羊。总之,凡是不赞同与全世界开战的、站皇帝那边的、主和的官员,统统不是好东西,得杀长子鼓书。
啥叫二毛子哩?义和团眼里,洋分着三大类:第一类,大毛子,专指外国人;二毛子,指中国信洋教的,教民们;三毛子,会说个洋文黑搂的、拿过铅笔、用过洋货、与外国人打过交道的,甚至啥都没有,看你不顺眼呢,都算严嘉俊。
所以你要说义和团是干嘛的。
主要是打砸烧杀抢呗。义和团实际中能做的,就是拆铁轨、毁电线,并且杀人。凡是信洋教、用洋灯、洋纸烟、洋铅笔、眼镜儿、洋伞、洋袜,见谁用就处谁极刑。当时传言,教民杀光后,接下来杀读洋书的学生。许多拥有洋书的家庭明天幼稚集团,自己就先把书烧了。中国著名哲学家和乡村建设专家,当时年仅八岁的梁漱溟,一听说义和团把中西小学堂烧掉后,偷偷地把所有的英语课本都烧了。当时的人力车称东洋车,义和团强令改为太平车,并写在红纸上,贴在车尾。东交民巷改为“切洋鸡鸣街”,把御河桥改为“断洋桥”……看到这里你是不是觉得一股熟悉的味道飘了过来?简直的了。宁要封建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据《中国教案史》的不完全统计数据,义和团杀的大毛子,共有253名,其中天主教主教5人、教士48人、修女9人、修士3人,新教传教士及其子女共188人,其中儿童53人。义和团杀的二毛子,也就是中国基督徒是3.5万多名,其中天主教近3万人,新教5000人;至于三毛子,无从计算,据说光北京一地就有十数万人被杀。
洋人吧大西洋海战,外观上可以看出来,那教民呢?义才团就杀直眼、额纹与天足。我不知道直眼是啥,总不能是斗鸡眼吧龙虎砵兰街。总之,他们认为入教的人,眼睛只会直视,不会转了。而且,据他们说朔云飞渡,但凡教民,额头上都有十字刺明。如果判断不准,另有办法,就是强令嫌疑犯到义和团的坛子上降香烧表缴费一站通,若纸灰飞扬起来,没事。若纸灰不飞,即判为教民易海淘,当场杀掉从领口开始的棒针编织。义和团还杀天足妇女,因为女人不缠足,也被怀疑与洋人有关。一句话,义和团杀洋人鬼谷尸经,杀来杀去,杀的还都是土人。这跟抵制日货时,爱国小青年到街上找事,打砸的都是中国车主,一个原理。
有关烧,义和团点的最大烟花,是火烧大栅栏德记药房,结果大火蔓延,延烧粮食店、灯市街、观音寺、珠宝市共计店铺四千余家,火至天明未息。义和团还禁止水会救火,所以这个京师最繁华的地区毁于一旦。
著名作家刘心武20世纪80年代去日本,被主人带到东京的一家超市,里面商品的丰富让他吃惊。他说,石正方当他走到三楼的时候,已是满腔怒火,觉得自己像个义和团手埙,真想放把火,把整个商场和商场里面所有商品化为灰烬。
义和团的打砸烧抢,引来了八国联军,慈禧太后一看不妙,马上命令清军背后开枪。所以义和团战略上是棋子,战术上是炮灰。统治者想用,你也是一把尿壶,不想用了,立马不尿,结果义和团又成了清政府与八国联军联杀绞杀的对象。但是统治者也没得倒好果子。怎么说呢,民族主义是把双刃剑。大清当时还没有进入文明社会,游戏规则不守半傻疯妃,法理情俱不顾,所以最后伤的只能是自己。大清经此一乱,元气大伤,事后虽有晚清新政,和晚清立宪,但是,历史老人显然也失去了最后的耐心,让革命跑到了改良的面前。一代大清,烟消云散。
【端木赐香系头条问答签约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