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5

优码之 日本两大古老家纹——桐纹与菊纹 每周趣闻-进才RASA历史社

之 日本两大古老家纹——桐纹与菊纹 每周趣闻-进才RASA历史社

R
A
S
A
每周趣闻
大家好,我们又见面啦~
图1-1-1
图1-1-2
家纹
如若您去过日本,请您翻开您护照上的日本签证,在左边,你会看见一个巨大的、神圣而典雅的水印,那便是日本的典型家纹--五七桐(图1-1-1),而右边有一个小小的红色的日本外务省的印章,也同样是五七桐。如若您在收看新闻时鹦鹉灭火,正巧看到了有关日本政府的议会,你会发现,那议会厅里外,都布满了那种象征权威的桐纹。然要是关于日本皇室的新闻,便不难发现在皇宫等与天皇有关的地方,都被画满了菊花纹路,而那种菊花纹,正是所有菊纹中最雍容而华贵的“十六瓣八重菊”(图1-1-2)。故此可见,“五三桐”、“五七桐”等桐纹,是日本政府的标志;而大部分的菊纹,尤以“十六瓣八重菊”为首,都是日本皇室的代表,是天皇家的御用纹。(皇室的主纹为菊纹,而副纹便是桐纹)
这高贵的桐纹也好,华丽的菊纹也好,伍伯兰都是属于日本的一种“家纹”。家纹在日本,自平安朝末期就有,数来已有800多年的历史,而这些古代的家纹罗疏桐,有许多不仅被保存到了现代,而且还在各方面有所应用。除了上述的两个例子外红剑鱼,其实家纹还出现在日本人的很多日常用具上,好比和服、名片等等具有表征效果的物品上。此外,还有一些家纹因为其拥有独特的含义,而被很多寺庙、神社所应用,也就成了寺纹与神纹,本文所写的“桐纹”与“菊纹”在这方面的例子甚多。再者,现今日本很多的县、市的徽章,都包含有家纹的元素,有些公司的社章、大学的校章亦是如此。但是因为“桐纹”与“菊纹”分别代表了政府与皇室,所以在许多非正式的场合对这两种家纹十分的避讳,故而本文仅从一部分的例子深入,讲述一下“桐纹”与“菊纹”的历史。
桐纹与菊纹——起源及其发展
桐,在中国被誉为“圣树”,早在《庄子·秋水》中便写道“南方有鸟,其名为鵷鶵(yuan chu),子知之乎骊靬?夫鵷鶵,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其中,鵷鶵即时凤凰一类的神鸟。之后,亦有许许多多关于梧桐栖凤的民间传说,一直为人津津乐道。可见凤凰鸣于桐树之上被看做是帝王现世的征兆,十分祥瑞。故而在日本天皇的衣服--黄栌染的大袍上,就描绘有桐、凤凰与竹之类的花纹。直至日本镰仓时代末期(公园14世纪初至中叶),桐一直被正式应用为天皇家的御用纹路。桐纹也是在此时,开始在日本古代家纹中大放异彩。
菊,一开始只是作为一种药材,在仁德天皇年间(公园313年~399年)自中国传来。从中国舶来的菊花又大又美,后来便逐渐地被一些贵族喜爱。在后鸟羽上皇(公元1180年~1239年,注:天皇退位后,即变成为上皇,若上皇出家为僧,则称为法皇)时,被描绘在了上皇的各种衣物和生活用品上,甚至神骄上亦有菊纹。久而久之,菊纹便和原先日本天皇的正式纹章--日月纹平起平坐,成为了皇室御用花纹最强穿越者。
桐与菊正式成为皇室御用的花纹,都是在镰仓时代。但之后这两个家纹的去向,便与其高贵的出生截然相反了。



之后的叙述因桐菊两纹较为相似,故以更具有代表性的桐纹为主。
时间跳跃到镰仓时代的末期,爆发了元弘之乱(公元1331年),以后醍醐天皇为首,足利高氏、楠木正成等决心倒幕(即推翻幕府),成功后,足利高氏因战功卓著而受后醍醐天皇赏赐御名“尊”字夺命追踪,改称足利尊氏,并被许可使用桐纹。
此处为冗笔,众所周知,在日本,幕府即是架空日本皇室政权的存在,但是天皇作为现世神,仍具有巨大的神威,每当天皇与幕府爆发巨大分歧以致决裂后,天皇往往会运用自己的神威来下达“倒幕”抑或“维新”等命令天杞园。“元弘之乱”就是如此爆发的。而因为天皇长期不握实权导致了军事力量较为薄弱,便需要握有重兵的军事将领来协助他,足利尊氏与楠木正成等便是在元弘之乱中扮演着这样的角色,但由于后醍醐天皇之后所颁布的新政不符武士们及武士将领的利益,加之尊氏本身的野心,在推翻镰仓幕府之后不久,尊氏宣布与后醍醐天皇决裂,自建“足利幕府”(亦称“室町幕府”,是日本历史上第二个幕府),此后日本进入了一段以后醍醐天皇为首(南朝)和以足利家族为首(北朝)的两大势力对抗(北朝的足利幕府亦另立天皇以表正当性,故当时整个日本有两位天皇,南朝的天皇被后人定为正统),史称“南北朝”,后在足利幕府第三代将军足利义满时打败南朝天皇,统一日本。
桐纹在足利家中代代相传,到了第三代将军足利义满时,他将桐纹赐给了重臣细川赖之;而之后的第八代将军足利义政时,又赐给了半井、石野、药师寺等人;第十二代将军足利义晴则赐给了大名(足利幕府第八代将军足利义政时,爆发了“应仁之乱”,日本自此进入动荡期战国时代,大名即类似于中国战国时的诸侯)大友、朽木、曾我;第十三代将军足利义辉赐给了大名武田、上杉、吉川;最后,幕府最后一代将军,第十五代将军足利义昭将桐纹赐给了大名鼎鼎的织田信长。至此,桐纹的使用者完成了自天皇到将军,再从将军到大名的“三级跳”。
公元1573年,织田信长流放足利义昭,推翻室町幕府真理罗恩,开启了“安土时代”(安土时代包含于战国时代,自室町幕府灭亡开始,至公元1582年织田信长因“本能寺之变”身亡结束,指织田信长统治日本较大部分国土并总揽政权的时代,但信长并未统一过日本),在这段时期中,信长将桐纹赐给了重臣稻叶、松平和羽柴秀吉等人。之后成为“天下人”(即统一日本)的羽柴秀吉从朝廷获赐“丰臣”一姓,并且同时拥有了菊、桐两种家纹。
但因为秀吉作为一个农民出生一统天下,他的正统性与与臣下之间的上下级关系并非如此牢固,所以他常常将桐纹与丰臣姓赐给臣下,作为一种十分高明的怀柔手段。但也因此,使桐纹变得“泛滥”了起来(本文站在现代桐纹与菊纹的高贵性角度来看,故将桐菊纹在社会中上层乃至中下层的普及视为“泛滥”)。自秀吉那边得到桐纹的家族,有前田、伊达、丹羽、仙石、松平、内藤等。而这些家族的家督(家主)又再次将桐纹赐予下属作为一种荣耀,就这样一级一级的往下传下去,致使有人开始随意使用桐纹。之后的江户时代,仅据《宽政重修诸家谱》所记载,已有四百七十三家使用桐纹。这使得原先包含着权威与荣耀的桐纹变得越来越单薄,桐纹的使用者,也完成了统治者下至重臣,再下至臣下之臣,以至到历史上的一些无名小辈,桐纹的“泛滥”至此开始。
说道菊纹,也同样受到了这种从御用,乃至到被随意使用的“委屈"。同在战国时期,皇室曾将菊纹赏赐给众多功绩显赫的武将。菊纹也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纹路,故而有些人竟然未经皇室许可便擅自使用了菊纹来当家纹。此处为冗笔,在上述楠木正成帮助后醍醐天皇成功倒幕后,便从天皇处获赐了一种十分特殊的菊纹,即“菊水”纹(图2-10-1)。
图2-10-1
菊纹与桐纹如此得泛滥,朝廷亦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管尸蛊艳谭,故而在秀吉的桃山时代(始自公元1582年本能寺之变,结束于公元1598年秀吉病逝,是指丰臣秀吉总览天下政权的时代,常与织田信长的“安土时代”并称“安土桃山时代”,是日本战国末期较为安定繁华的时代),于天正十九年(1591年)六月,由朝廷颁发禁令,严禁随意使用桐纹与菊纹。使得菊纹与桐纹不再像之前那般扩散。
此处为冗笔,丰臣政权灭亡之后,德川家康统一天下,建立“江户幕府”天洋城4代,朝廷本欲赐给德川家康桐纹与菊纹,却不料被拒绝道“吾只需葵纹足矣乱步奇谭。”这样一来,德川家世代的家纹“德川三叶葵”的地位被提高不少,成了江户幕府的代表,许多曾经使用葵纹的德川家分支甚至都为了避讳葵纹而纷纷修改他们的家纹。桐纹与菊纹也在江户时代得到了较好的保存。
公元1868年布兰登罗伊,明治维新告捷,日本结束了长达近七百年的幕府的时代,迎来了天皇的再次主权。明治天皇也是在此时下达禁令,将菊纹与桐纹收归于政府,严禁非皇室之人使用,使桐纹与菊纹再度回到了同出生时的高贵与权威。
之后,也就是到了现代,优码菊纹与桐纹会在很多正式的场合被看见,这两个纹路可以说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两个纹路了,这不仅源于他们的美观和寓意,也离不开他们那段曲折的发展史,这两个纹路也同样活跃在世界的舞台上,作为日本的代表,源远流长。
桐纹与菊纹——花样衍生与现世作用
也就是在桐纹于菊纹的“泛滥期”,这两种纹路的样式其实也开始慢慢多了起来(每一个日本的家纹都会有一个或多个较为原始的花纹,而之后随着这种家纹的普及,花纹会不断地被别人修改成能独特表征自己的样子,这样一来,一种家纹他的花纹样式就会慢慢变多,使整个家纹文化绚丽多彩),当然还有许多样式是在之后的江户时代与之前的发展期所形成的。
要说道桐纹的分类,主要是依据其花朵数目的不同。若中间五朵,两边三朵,则便是“五三桐”(图5-1-1),中七朵,旁五朵,便是第一段出现过的日本政府的“五七桐”,这两种桐纹是最常见也是最原始的桐纹。除此之外,还有“五四桐”、“七五三桐”等。桐纹还衍生和演变出了许多与原桐纹相差甚远的纹路,诸如“利休桐”(图5-1-2)、“桐飞碟”(图5-1-3)等,而桃山时代有一种五七桐的变形纹,只属于丰臣家族使用,那便是“太阁桐”(因丰臣秀吉曾任关白,退位后称太阁莲实克蕾雅,图5-1-4)莱特湾大海战。这种在绽放着绚烂光辉的桃山文化中所形成的纹路,不仅象征着太阁殿下的无上权力,也是精妙绝伦的文化体现。此外,桐纹作为寺纹,尚有和歌山·金刚峰寺的“桐纹”(图5-1-5)等等。
图5-1-1
图5-1-2
图5-1-3
图5-1-4
图5-1-5
而菊纹,据丹羽基二先生的著作《家纹》一书中,菊纹的种类尚有一百六十种以上。其中有单纯的花纹或者叶纹,以及花叶组合纹,还有一些和其他家纹相结合而成的特殊图案(桐纹亦有)。但菊纹大多以对称的原形花纹为主体,好比“八重菊”(图5-2-1)、“十六菊”(图5-2-2)以及天皇家的“十六瓣八重菊”魔鬼塔,除此之外,还有“三叶菊”(图5-2-3),“野菊枝丸”(图5-2-4)以及楠木正成的“菊水”。另外段刘愚,名扬万里的日本明治维新三杰之一--西乡隆盛的个人纹路,是受明治天皇亲赐的“南洲菊”(图5-2-5),而西乡家,作为九州名族菊池氏的后裔,本就是以菊纹作为家纹的,就是之前所述的“三叶菊”灵猫科。而明治四年,朝廷再度颁布禁令,禁止皇族以外的一切人员使用菊纹,但唯独西乡隆盛因为是被亲赐,所以是个例外。想必西乡殿当时应是感激涕零了吧。
图5-2-1
图5-2-2
图5-2-3
图5-2-4
图5-2-5
家纹在现实生活中的具体作用,几乎都在第一章中有说明,这里只是再做一下强调。至此,我们已经知道,无论是任何一种家纹也好,类似桐纹与菊纹,他们的衍生与变种极多,内容都极其丰富,也正因为这种多元化,使得日本的众多家族,几乎都能找到一个独特的家纹来表征自己。在明治维新前,平民百姓是不配拥有苗字(即姓氏)的,所以他们只能用家纹来表示自己的身份与家族,这种做法在江户时代十分的常见,如若您看过一些拍那个时代的电视剧,你会发现很多家门口垂下来的帘子,甚至移门上,都会印有家纹。家纹在日本的历史里,不仅起到了一种人文荟萃作用,也体现了它独特的价值和意义。他不同于西方的文章,一般只限贵族使用刘郁芳,在日本,家纹则在百姓中广泛流传,是百姓们共有的财产。同样,家纹也作为日本的一种十分经典的文化,在世界范围内,都独树一帜。
材料收集:王镜臣
内容撰写:王镜臣
图文排版:赵子源
2018-06-02 进才RASA历史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