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4

位移法之 深圳女子没有图鉴(上) 365天纪念-花棠半亩

之 深圳女子没有图鉴(上) 365天纪念-花棠半亩
当我开始动手写这篇文章时,陈蓓琪这篇文字里囊括的时间就已经死去史圣是谁,期间唯一存活的非生命体,是回忆。
1
白天看了几集《北京女子图鉴》。
有人说电视剧和生活差别太大,我想,电视剧来源于现实生活,但并不等同返利邦,甚至是现实生活的夸大版。
印象深刻的是封神榜老版,女主刚到北京第一次参加饭局时,因为是最后一个到,悄悄推开门多头授信,张望了几下地命海心,最后才弯着腰进去。
那种小心翼翼和局促,让我想到一个词:从容狐周周,也让我想到曾经的自己。
另一段是她迅速找到了男朋友。个人单纯地觉得,不大科学。
刚好看到女主和张超分手这集。我想说的是,俩人在吃金钱豹时,想要吃回本的心态我表示理解,做攻略有点过分,虽然我也很穷。
就像,虽然我穷的只能天天吃10块钱一餐的饭,但是当我决定要去吃一顿200块钱的饭时,我会好好享受那一餐带给我的快乐,而不是去都去了还在想着怎样更实惠。
看弹幕很多人说女主太物质,我也想了一下,如果是自己,会怎么做。问了自己一遍贺家铁,没得到答案。因为我不是女主,我的生活也成不了深圳女子图鉴。
此时此刻我躺在床上,想象着灯火阑珊的城市在午夜里安眠。
想象着更年轻鲜活的生命在夜幕里奔跑拼命璀璨。想象着十字路口有踌躇的脚步,绿灯亮了没有往前走。
想象着这个世界的繁华与荒芜,炙热与冰冷,年轻与苍老,以及纠结着熬夜还是不熬夜。
好像只有在深夜快感指令,脑细胞才把敏感的情绪放大到极致,让人产生巨大的无法忽视的想要表达的欲望。
然鹅,熬夜使我衰老。你们都知道的,我已经16岁了。
那么,我就勉强撑在皮肤松弛皱纹肆虐的前一秒,结束这篇文章。
2018年|夏
2
渺小的哲学家西格蒙德·弗洛伊明说过,文字就像福尔马林,让死去的时光凝聚不朽。
不同的是,写字的人靠回忆看见时光,而看字的人,靠想象。
约摸330天前也是这样的夜里,凌晨三四点被小区里撒酒疯的人们惊醒,失眠到天亮。
那是个非常破旧的小区,建筑呈灰白色。搭配深圳潮湿的夏季,所有的窗户都生满了铁锈。
窗台下有雨水冲刷墙壁留下的印迹,那是岁月的斑驳,像极了一道道擦不掉的泪痕。
那时候我穷的要命,钱包里仅有的两百多块钱还是在学校取的,连一晚七天都住不起,后来的房租、押金、生活费全都靠聪聪接济。
有时候会怀疑人生,像我这样不通人情世故的人位移法,竟能交到这样的朋友小度i耳目,怕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大好事。
3
在贫穷的压迫下我迅速找到了工作,从罗湖经过福田到南山上班,历时一个半钟。
晚上十一点多到家,楼道里经常黑乎乎的。每次把脚跺的生疼,那些灯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本分是发光,真是迟钝的要命。
而我也是个胆小的要命的人,灯不亮绝对不往前走。
那条楼道就像一道黑色的结痂的疤。
把房子里圈禁的迷茫与苟且神剑永恒,和城市外释放的忙碌与诗意分隔成不同的世界。
常看到有人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苟且。但愿我们都不是在远方苟且的人法医小妾。
那段时间常常陷入关灯害怕,开灯睡不着的尴尬。
黑夜就像一个培养皿,它不会让人恐惧,但它会滋生恐惧,培养基是想象。
是谁说过,想象力是人类的翅膀。黑夜里我只想剪断我的翅膀。
令我感动和温暖的是,有几次夜里实在害怕的睡不着时,都是游戏里玩的好的小伙伴陪着说话到很晚很晚。
彼此没有见过,只是经常一起玩游戏聊天翘嘴红鲌,却亲切的像认识多年的老友。
遗憾的是在网络世界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wifi 一样说断就断。
看到过一句话:每一段陌生关系的建立,都渴望以温暖收场。但所有坚不可摧的情感,都有瞬间崩塌的可能。
4
我一向都不是执着的人,若是朋友一直在,那便一直这么好下去锦衣门第,若是哪天走掉了,有美好有回忆也就够了。
就这样挣扎了一个月左右,那个月里每天都会在脑海里过一遍的事除了工作,就是搬家,想着拿到薪水后第一件事就是搬家倔强吉他谱。
然而,就是那样一间出租屋,在我第一次企图搬离时哭了两次。
现在提起来并不是想说当时有多惨,只是很难忘。
第一次因为转租的缘故,本来约好要来看房的女孩,在我等的天都快黑了时对我说不来了。
理由是:房子离她上班的地方走路要15分钟,太远了。我看到“太远了”这三个字时内心的防线彻底坍塌。
人有时很奇怪,说坚强,大风大雨里留着血也没什么委屈的,说脆弱,零星小事都能陷入一场巨大的悲伤。
当时想,同样是女孩,为什么我活成了这样。
那是多久以来第一次哭的不能自已,陷入对生活绝望的沼泽,失去了最基本的理智和判断,长期以来建立的信念也那时被摧毁空无之影。
此刻想来,依然会为当时的自己难过。
第二次是搬到新家的第一天,晚上从公司到新家走了半个多小时,边走边哭。
很感谢当时有个认识不久的姑娘,就那样陪我走着看我哭着修仙料理店。回到家后又让聪聪在电话那头听我哭了一个多小时。
那天是6月28,记不起后来是几点睡的觉,只记得第二天携着发黑的眼圈踏上返校的火车。
5
回学校之前想吃玉泉街的炒酸奶排骨煲麻辣烫烧烤摊螺蛳粉海鲜小面以及徐府大虾和鱼道还有桃园一楼的包子。
最后,因为胃疼只勉强吃了几口热干面。
卖热干面的大叔笑呵呵地祝我毕业快乐和前程似锦,那一刻觉得这大叔也很是煽情。
那是最后一次回学校,那一趟我弄丢了钱包。是当年在学校时买的,里面的现金也是在学校时取的,带到深圳后一次也没用过,没想到最后一次回学校时竟弄丢了伊春百姓网。
仿佛注定了有些东西是带不走的。
现在想想仍然觉得神奇,身份证竟然没丢。
毕业的情绪在那个夏天被渲染成天空蓝,互相道别时,额头上、背上流着讨厌的汗水,就像皮肤流的泪。
最后离开学校时,背包里塞着各种证书证明和重要资料林萍的歌曲,就像我凌乱的记忆塞满脑袋。
没有人永远十八岁,但永远有十八岁的人,在那个盛夏的黄昏里没有谁在意,那些抛下时光被迫离开青春的人。
原来记忆中的夏天是这样一个令人怅然的季节。
办完各种手续后又是一场仓惶的奔赴。
奔赴未知的未来,是和五年前踏入学校时的激动新奇截然不同的彷徨不安,带着一腔孤勇离开,觉得自己特悲壮。
是很幼稚,很无知,很天真,很可笑,真好。
看篇流水文,还要啥自行车
6
未完待续
Bless you with daily happiness.
懒癌晚期,佛系推文,不关注就拉倒~
“所有漂泊的人都梦想着
平静、童年、杜鹃花,
正如所有平静的人都幻想伏特加、乐队和醉生梦死新人皮灯笼。”
——弗朗索瓦兹·萨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