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2

余姚吧乐文品红楼97品读第十七到十八回(五)-乐文品书屋

乐文品红楼97品读第十七到十八回(五)-乐文品书屋
乐文品红楼
97品读第十七到十八回(五)
从“蘅芷清芬”处出来余姚吧,行不多远就看见一处华丽的宫殿。我们看曹公的描写——崇阁巍峨,层楼高起,面面琳宫合抱,迢迢复道萦纡,青松拂檐,玉栏绕砌,金辉兽面,彩焕螭头。
这处的建筑,可不像其它地方那样的小家碧玉,而是金碧辉煌,是典型的皇家建筑风格——基脚和围栏用的是北京房山皇家专用的汉白玉;院前是象征长寿和千秋万代的青松;主建筑是皇家专用的颜色金黄色,阳光映照,与日月同辉;屋脊的下垂角用的是各种神兽装饰。可别小看这些小神兽,那可是皇家专有的特权,非皇家不得使用。即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和珅大医仙,由于使用兽首装饰,因不是皇族,也被判越制,成为被处死的主要罪证之一。
这处宫殿楼高巍峨,金碧辉煌,就象是天宫仙境一般,难怪贾政见了觉得有些过分,说:“这是正殿了,只是太富丽了些。”
众门客又是一个劲的打溜须说,非得这么样才配得上元春贵妃的身份。而且元春贵妃天生品德端正,是崇尚节俭的,这些建筑都是按礼制的要求所建,并不为过。
这处宫殿的题名处,也与别处不同,是专门建的一座玉石牌坊,上面雕刻着精美的蟠龙图案,正是皇家的风格。
贾政让大家题词,当即有人题“蓬莱仙境”。贾政心里觉得不理想,可又一时想不出更好的。正皱眉沉思波子哥,猛一抬头看见宝玉,便命他题来。
然而此时宝玉正心不在焉,有些梦游。他看眼前宫殿,就象好像在哪里见过,可又一时记不起来。其实这处宫殿,就与那一次他在宁府秦可卿房间中歇息时,梦中与可卿初试云雨所游历的警幻仙子的仙宫相差无几。
这就是曹公鬼斧神工的笔法,借此宫殿规模与制式,与仙宫相似,曹公一下就让我们展开联想与比较——省亲别院里的宫殿究竟如何,又无须再多说,就是我们脑海中的仙宫的金碧辉煌的模样。
宝玉光琢磨这宫殿在哪见过,一恍惚,心就不在做题上,贾政一叫,他当时竟一下呆住答不上来。众人一见此情景,都以为宝玉被贾政逼的紧,先前才思用的过猛,以致此时江郎才尽。他们更怕贾政把宝玉逼出毛病来,不但今天白捧了,贾母等还会责怪他们,所以都劝贾政缓一缓,说剩下的可以明日再题。
贾政明白大家的心意,也怕逼急了出什么事让母亲不高兴,便冷笑着对宝玉道:“你这畜生,也竟有不能之时了。”又限他明日把匾额对联做来。
虽说已游到正殿,可到这才逛了省亲别院的十之五六无极神尊。不巧有人来回话,说贾雨村派人来找。贾政听了,只好笑着对众人说,剩下的景致只能抓紧逛了。
大家便一起走到一大桥前,只见水流奔腾如瀑布一般泻下。原来此桥便是园内池水连通外河的水闸一球当千,通过这里,把外河的水引到园中。
我的天,又挖河道池塘,又引水渠,这可都是耗资巨大的工程,一般都是政府行为。贾家这省亲别院竟敢如此引水,那得多显赫的身份,得动用多少银两。关键还有后期巨额如无底洞的投入,贾家本就日薄西山金砖之国,这省亲别院风光建成,是福是祸已不用争论,必将重蹈隋炀帝挖大运河的覆辙。。。。。。
再一路走来一眉道长,“或清堂茅舍,或堆石为垣,或编花为牖,或山下得幽尼佛寺,或林中藏女道丹房,或长廊曲洞,或方厦圆亭”,这些不太有特色,都没能吸引贾政进去蔡名照。
直到贾政走的腿酸,他才带着大家来到一处院落歇息。
大家绕过一片桃花,穿过一层竹篱花障编就的月洞门,忽见里头粉墙环护刘昊霖,绿柳在四周垂立,贾政及众人也穿门而入。
一进门两边是游廊,院中点衬几块山石,山石一边种着几棵芭蕉,一边种着一棵西府海棠。这种海棠是海棠中的极品,风姿绰约,众人皆称从没见过这样妙的海棠。贾政给众人解释:“这叫做‘女儿棠’,乃外国之种。俗传是出自‘女儿国’中,云彼国此种最盛,亦荒唐不经之说罢了。“
贾政这一开口,众门客又找到溜须的机会。为让贾政再展示自己博学多才特警屠龙,把马屁拍到底,众人装作不知接着问他,为啥这名字的来由如此荒唐,还传的那么长久?
宝玉忙跳出来说:“大约骚人咏士,以此花之色红晕若施脂,轻弱似扶病段曦,大近乎闺阁风度,所以以‘女儿’命名。想因被世间俗恶听了,他便以野史纂入为证,以俗传俗,以讹传讹,都认真了。”众人都摇身赞妙。
曹公只用了四个字——“摇身赞妙”,就活灵活现的把一帮溜须拍马之徒的模样,活灵活现的描绘出来。我们仿佛一下就看到这帮马屁精摇头晃脑,口中大叫“妙哉妙哉”的样子。文笔精炼到这地步,曹公真神笔也!
而宝玉的这段解释,也是曹公对野史来历的态度。所谓野史,就像这棵西府海棠,也许它的“女儿棠”的名字是因其外表与闺阁女子的神态相似,所以才得此名。而那些爱无中生有的文人,便将这些毫无根据的道听途说当成事实编写到野史里,不明真相的人也因此以讹传讹,信以为真了。曹公认为,绝大多数野史都是胡编乱造,然而世人偏偏信以为真,奉为经典。
曹公反对野史不负责任的态度,实际也是表明《红楼梦》的创作态度。红楼的创作基础是源于事实,《红楼梦》是曹公的肺腑之言,处处体现出的是作者的真诚。
所以就我个人来说,在下并非考据派,个人认为,关于红楼的所谓考证其实大都是野史。对待野史,我的态度与曹雪芹先生一致。在下以为,我们想要了解事实,大多无需额外考证,我倾向于直接从《红楼梦》这部书里寻找答案——曹公已把他的肺腑之言全部倾注在这部书中,只要我们用心仔细品读,所有的问题都能在书中找到解答。而我们在外面找到的所谓答案,只是曹公认为的“野史”,不值一提。
就这样,大家说说笑笑来到廊外抱厦的榻上坐下。贾政问大家此处该题何辞为好。有门客说“蕉鹤”好,又有的说“崇光泛彩”最妙。宝玉也觉得这两个题辞都不错,但都有一点欠缺,就是——海棠代表“红”,芭蕉代表“绿”,红花也要绿叶配,这两者缺一不可,光说“蕉”没有“棠”相配不好,反之亦然。
贾政于是问宝玉该如何,宝玉题的是“红香绿玉”。咱们且不提贾政又说“不好”,单就宝玉这匾额题的,确实有水平。说的是芭蕉海棠,可明面上都不见“蕉”、“棠”二字,而是用形象和色彩暗喻,创造一种意境去让人联想。这就是中国古典诗词的独门暗器。汉语用精炼的文字,幻化成协调的图像,散发出它美轮美奂的魅力。
接着大家走进屋内,只见此处的房间与别处截然不同,屋子里的间隔极不明显,很难分辨,既是整体,又似乎有隔断把他们分出几处房间来。
原来这里的墙面都是雕空了的玲珑木板,形成各种各样的图案,或吉祥图案,或人物山水,或花鸟集锦,或古董物件的装饰图纹。。。。。。由于是镂空,自然就带有许多空格子。可以存书,房笔墨纸砚,甚至盆景古董、琴棋刀剑等等。
这些镂空的图案和架子做的那叫一个巧夺天工,物品放进就和其中的图案融为一体,和谐的成为其中一分子。众人看了无不赞叹,都说不知道这些设计师是怎么能想出来的。
红楼包罗万象徐良杰,传统的工匠创造出的精巧绝伦的建筑艺术及工艺,在这里都有记录,红楼不愧是一部中国历史文化及传统艺术的百科全书!
由于这里的墙都是由那些镂空的木板雕琢成的各种图案,房间里的物品也因嵌入其中而不甚明显,门窗也融入其中,成为墙体的一部分让人难以分辨童秀娟,让人晕头转向,仿佛进入迷宫。才以为是门兵兵退热贴,走到近前一看,竟是书架,转头再走以为终于找到门,却看到一群人迎面而来,方知道是一面玻璃大镜。
贾政那个晕,只觉得好像哪都是门,却找不到,只好由贾珍带路。贾珍带着大家经隔断转了两层,终于找到进入后院的门。进入后院就是花架子,上面满是蔷薇、宝相花,挡住了众人视线。
等绕过花架子竟是一条清溪拦住去路。众人觉得奇怪,都问这股水又从哪来?贾珍告诉大家,这股水和其它的水流一样,都来自那个闸口,这里的水和“有凤来仪”竹林里那股水相连,是从那里另开河道引到这里的,众人无不赞叹设计精巧。
正说着,又来到一大山前。此山一阻路,众人一下迷了路不知所措。还是贾珍引导,才终于从山脚边的一条小径转出。一出来前面又是平坦宽阔的大道,豁然开朗,举目远望,大门就在前方。
众人又不住赞叹,这大观园真乃世间少有之神作!
逛完省亲别院,众人各自散去。唯独宝玉一路还想着大观园的景致,又不见贾政吩咐,直跟贾政来到他的书房。贾政这时也才想起宝玉,顿时喝道:“你还不去?难道还逛不足!”又说逛了这半天,贾母定要牵挂,让宝玉快去。
欲知宝玉一出来又遇啥事,下回分解。。汉尼拔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