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9

喝苹果醋的好处之 梦周(2) 时光画卷:中华文化寻根-出山的世界

之 梦周(2) 时光画卷:中华文化寻根-出山的世界
点击上面??蓝色公众号名字,就可免费订阅关注《出山的世界》
笔走秦月汉关(探历史文化之迷雾)
神驰地理天文(察科学进步之精微)
梦绕小楼清风(思今日生活之真意)
心系故国家园(想永久生命之归宿)
出山邀您进入他的世界,分享生命的感悟

2。
说要写点西周,后来就后悔了。本同学何德何能,能写西周李元玲?其实也就是写个读书笔记罢了。而现在更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感觉。不过说什么都晚了,只能自己给自己壮胆了。有道是,我是民侃我怕谁,有专家来了咱拜师傅不就结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巨鳄战狂蟒,咱拜师傅,总不会不让拜师傅,还给咱一刀。
同学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儿?那本同学就先抛砖了。
话说北京有个天坛,极其宏伟壮观,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关于天坛,有下面的文字介绍:
“天坛位于北京城南端,是明清两代皇帝祭祀天地之神和祈祷五谷丰收的地方。它的严谨的建筑布局,奇特的建筑结构,瑰丽的建筑装饰,被认为是我国现存的一组最精致,最美丽的古建筑群,天坛不仅是中国古建筑中的明珠,也是世界建筑史上的瑰宝。”
……“天坛面积辽阔,相当于紫禁城的四倍。在(极小占地的)建筑周围种植着苍松翠柏,深绿颜色在古代表示崇敬、追念和祈求之意。”
……“进入天坛,树木葱郁,尤其在南北轴线和建筑群附近,更是古柏参天,树冠相接,把祭坛烘托得十分肃穆。”
。。。。。。
当然,对天坛有更详细的介绍,我们暂时不去管它。我们注意到的是天坛皇穹宇里高悬的四个大字是:“皇天上帝” 。也就是说“皇天上帝”是天坛要展示的祭祀对象,也就是“祭天” 或者“祭昊(皇) 天” 。
《中庸》中孔子有云:“郊社之礼,所以事上帝也。”,就是说祭天是祭祀昊天上帝。祭天起于封禅,《管子》说七十二家封禅,历举无怀,伏羲,神农,黄帝,尧舜以至于禹、汤、成王等。“封禅”一词可分为“封”与“禅”冷无缺。上古在泰山上筑坛祭天称 为“封”,在梁父除地祭地叫“禅”,异姓而王天下时,喝苹果醋的好处必须行此大礼。无论“封”或“禅”都是祭祀天地间的上帝。后来这种祭祀不必去泰山之上,在京城之外举行即可,故称为“郊社之祭”。
祭天非常严格,只有天子帝王可以主祭,其余之人不可冒滥。在《论语》中孔子就曾赞美夏禹平时生活极其节俭,而祭天的礼服,却十分讲究,可见祭天的虔诚,商朝也是如此。到了西周,自周公制礼作乐,祭天的礼节更加隆重虔诚。即使到了春秋,皇天上帝的信仰开始变化,古代祭天的权限仍然很严,所以才有季氏祭于泰山,孔子斥其越礼,桓公欲行封禅,管仲竭力劝阻之事。
有了上面这些铺垫,当我们再看到下面周族人的故事时,就不会太过惊讶了。
3。
在华夏历史上琼剧张文秀,很多民族的起源都很神秘,奠定了周朝八百年历史的周族的起源也是如此。
周族在华夏历史上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民族。据说古老的周族与夏族同源,周族的祖先是弃,弃的母亲是姜原,姜原生于有邰氏部落,曾活动于今山西西南部(有说活动于陕西武功一带),她嫁到了姬水流域黄帝部落,成为黄帝曾孙高辛氏帝喾的元妃。吕帅希而其子弃是姜原做姑娘时在娘家踩巨人脚印感孕而生。然而,正宗的关于周族祖先的记载大概要数《诗经》了。在《诗经·生民》中这样记载这个故事:
有一天姜原在郊外行禋祭。由于自己不能生育,祈求上帝给她一个儿子。祈祷祭祀完毕,就看见有上帝的大脚印在地上,便踩踏上去。忽然心有所感,回家后分居而住,不久就怀孕了。(“厥初生民,时维姜嫄,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无子。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载震载夙。载生载育,时维后稷”) 。
在理解这个故事时通常的说法是,姜原的时代是处于原始母系私族社会,很多时候,孩子只知其母而不知其父,人们认为姜原是在娘家就怀孕的,后来生的孩子不被认可。这里的问题是,如果姜原是做姑娘时在娘家怀孕,那么怎么理解“分居而住”(攸介攸止)之句。况且《诗经》开始就说姜原不能生育,祈求上帝给她一个儿子(“克禋克祀,以弗无子”) ,如果是姑娘求个什么子?
我们根据《诗经》继续我们的故事。
姜原怀孕了,心里高兴,也不敢大意,便小心翼翼。怀胎十月,终于分娩,头胎非常顺利城市剑客,生下了儿子后稷(就是弃)。大概是上帝的看顾,姜原分娩时产门衣胞不破也不裂,人无灾又无害,真是上天显的灵异。上帝安享姜原的祭祀,就给了她一个儿子。(“诞弥厥月,先生如达。不坼不副,无菑无害,以赫厥灵。上帝不宁,不康禋祀,居然生子”) 。
姜原诚心诚意从上帝那里求,辛辛苦苦十月的怀,而生下的儿子却要弃掉。她先把儿子扔在小巷里,想让他饿死,但牛羊喂乳他不死;她把他扔在树林里,想让野兽伤他,但被砍树人所救;她把他扔在寒冰里,想冻死他,但鸟儿展翅将他温暖。后来,孩子就大声哭泣,大路上的人都能听到。好象上帝在保护着孩子。最后,孩子终于被接受,姜原将自己心爱的孩子抱回家了,并细心抚养。
上面的故事有点不好理解为什么姜原祈求来的孩子要扔掉。我们唯一知道的是孩子起初不被人们接受,经过一番试验以后,大家才接受了这个孩子。(或许是别人不相信姜原讲的向上帝祭祀、祈求、而最后得子的故事)。由于姜原数次将其子丢弃野外,任其自灭,然最后都安然无恙,有如上天保护。孩子就有了“弃”这个名字,以纪念他被“丢弃”数次。
《诗经》继续告诉我们周族祖先 - 弃的故事。
弃刚会爬行时,就显出很有智慧,会自己找吃的东西。长大后他便成了种植农作物的能手,有一套独特的办法。并且,上天又对他非常恩待,给他降下了上好的种子,使他五谷丰等,更使他在“邰地” 建房建屋。
弃饮水思源,丰收不忘上帝的恩待,便带领大家举行隆重的祭祀活动。烧艾取脂,烧烤牛羊董艳珍,祭祀上帝,祈求来年更加丰收,也祈求恕罪。弃的祭品丰富合宜,其香气上升到天上,上帝便安然降临,享受弃的献祭。由弃开创的祭礼,一直延续了下来。(“取萧祭脂,取羝以軷,载燔载烈,以兴嗣岁。卬盛于豆,于豆于登。其香始升。上帝居歆,胡臭亶时,后稷肇祀。庶无罪悔,以迄于今。”)
《诗经》关于周族起源的故事大概就讲到这里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周族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注重相信“天命”的民族,他们向上帝祭祀祈福,敬虔修德,勤劳勇敢,满有智慧。可能也正由于这个开端,在后来周族的发展、强大、以至于周朝统治天下时,“其德之用,祈天永命” 就成了当时世代的主旋律。
4。
弃长大成人后,自认是黄帝后裔洪瑜暻,随黄帝部落姓姬。由于他是周族祖先,周族也就姓姬。
弃时,正是帝尧时期,他被帝尧聘为“农师”的官职,管理农业,教民耕种。到了舜帝时,更被任命为“后稷”官职,指导督察人民耕种,深受人民爱戴。帝舜为了表彰“后稷” 弃的贡献,给他封地,“后稷” 便成了弃的封号。
从舜帝时到夏初,弃的后代一直在朝廷做官,为国家管理农业。至夏太康时,社会发生动乱,周族受到很多周边族裔的侵扰,他们便离开山西西南部的封地,迁移至陕西关中的武功一带定居下来,继续繁衍生息。在当地也沿用以前山西的地名,称“有邰”。所以,后来山西有“有邰”,陕西也有“有邰”的地名。到了夏末,时局再次动乱,周族不得不第二次迁移,到了甘肃庆阳一带。
甘肃庆阳,土地肥沃,气候湿润,是农耕的理想地方。然而,周族到那里后,不断受到周围少数民族的侵袭,经过几代人后,他们又迁移到了今陕西彬县的东北方,当时叫“豳” 。这次迁移发生在商朝早期。
那时,“豳地”确实是个好地方,民风纯朴,土地肥沃。没多久,周族便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当时带领周族在“豳地”发展生产的头领叫公刘。当他们在那儿不断壮大后,公刘便做了周的君王,设立军队,带领大家生产与祭祀。《诗经·公刘》对此有详尽的描述。
周族又经过了九代便迎来了古公亶父做君王的时期。这时发生了一件事情,使得周国又迁移到了今陕西关中的歧山一带。
事情是这样的:
周人在“豳地”生活越来越富余,外加“豳地”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戎狄人就对周族垂涎三尺,经常骚扰,索要财物。起初,周人为了不引起纠纷,便给戎狄人大批财物,以息事宁人。但后来戎狄人变本加厉,得寸进尺,竟然要霸占周的土地和人民。周人非常气愤,决心抵御戎狄人,与之一战,保卫周族。然而,古公亶父是一仁义之人,爱民如子,敬虔有加。他不愿意其人民与戎狄开战,牺牲性命,宁愿将当地的统治权让给戎狄人。他选择携带家人,离开“豳地” ,来到关中的歧山一带,重新开拓新生活。后来由于古公亶父的仁义、敬虔、和爱民如子,不但原来豳地的人民都来歧山投奔古公亶父,同时歧山周围的其他民族的人民也都慕名而来,投奔在他的治下,使得周国在歧山的周原非常兴旺发达。
古公亶父按照天意在歧山安家落户的事迹清楚地记录在《诗经·大雅·文王之什·绵》和《孟子·梁惠王下》)中。孟子非常推崇古公亶父的做法,他后来评论道:
“昔者大王居邠,狄人侵之。去之岐山之下居焉。非择而取之,不得已也。苟为善,后世子孙必有王者矣。君子创业垂统,为可继也。若夫成功,则天也。”
孟子在这里告诉我们如果统治者实行仁政,即使自己不能成功,后世也必有圣王。其基业能否延续不断,则取决于天意。
正是从后稷到古公亶父,周族的祖先们行仁义、敬虔、和爱民如子,才孕育了周后世的圣王们,也由于周用仁义治天下,才使周有八百年江山。“其德之用,祈天永命” ,精义在此。
到了古公亶父的孙子辈,终于出了周国的第一代圣王 - 周文王。
5帝凪。
秋天来了,红墙上(“红墙”指红墙论坛 - 出山注)却象春天一样,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有人沉浸于秋爽,有人述说秋天的童话;有人自豪于当爹,有人聊异国超市的7788;有人看见女人就烦,有人大老爷们偏要TRY-TRY磁性的娘娘腔;有人无病也要呻吟两句,心情蛮好却要说愁空山无佳人;有谈天的,有说地的,当然更有人谈政客搭档17岁孩子当妈的。真是应有尽有,连你想不到的都有。形式如此大好,我们何不也来聊聊西周呢?
说周兄上次说了,既然你周人坚持说你家先祖后稷和夏同时兴起,按周人自己的世表后稷到文王只有15世,而夏商加起来有1000年历史,难道周人的先人们都是晚婚晚育的模范,70岁才生儿子?
本同学觉得说周兄讲的有道理贝利尔,那谁能回答这个问题呢?只有说周兄自己了(呵呵) 。
老愚上次也说了,要真回到西周,我们可能吃不消。他的理由是西周的礼仪繁多,各个阶层的人之间都有一套礼仪规范。所以,愚老认为西周的和谐是用礼仪符号化起来的。我们可能不愿意生活在那样的时代。
本同学觉得老愚讲的也有一定道理,但本同学有不同看法。
首先,西周靠一套礼仪规范人们的生活,使得社会显得很和谐。但这只是表象,而深层的原因是他们能安居乐业清炖鸽子汤,统治阶级能真心为民谋利益,人们在精神层面上也认为人与人之间需要这个美好的礼仪来规范,使得社会真的很和谐,谁不觉得“礼多人不怪” 好呢?又有谁喜欢别人总是和你过不去,使你不舒服呢?
现代社会也一样,要和谐,就得讲求法治,否则就会各行其是,贪污腐败,你抢我多,混乱不堪。而现代社会法治起的作用与西周的礼仪差不多而已。
再说了,礼仪做习惯就自然了,没什么别扭的,要是那么别扭,它也很难保持与延续。要不几千年了,华夏民族还以自己是“礼仪之邦” 而引以为傲呢!
所以说,真正生活在西周,应该是件很不错的事情。孔子对西周魂牵梦绕应该是有道理,他就不喜欢他所处的春秋乱世。
闲言休提,书接上回孙健君。
上次说到了古公亶父的孙子辈,终于出了周国的第一代圣王 - 周文王。
周文王在儒家的思想体系内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儒家素来“祖述尧舜,宪章文武” ,其中“文”即是文王,“武”是武王。《诗经》对周文王大加赞扬,充满了敬仰,下面略举几例:
在《诗经·大雅·文王之什·文王》中:
“亹亹文王,令闻不已” ,赞扬文王日夜勤勉,声誉美好;
“穆穆文王,於缉熙敬止” ,赞扬文王行为端庄正直,光明磊落恭谦;
“文王在上,於昭于天” ,说文王的灵魂意念直接与上天相通;
“文王陟降,在帝左右” ,说文王与上帝相通,行为思想不离上帝左右。
在《诗经·大雅·文王之什·大明》中:
“维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怀多福。厥德不回,以受方国” ,说文王恭敬谨慎,行为端庄。他知道如何敬上帝,则福禄无限量。由于文王品德端正,四方人民都敬仰他。
“有命自天,命此文王。于周于京,缵女维莘。长子维行,笃生武王。保右命尔,燮伐大商” ,这里说上天命令周文王在周地建都兴邦,并为他降福生武王,保佑武王联合诸侯伐商。
“天监在下,有命既集。文王初载,天作之合。在洽之阳,在渭之涘。文王嘉止,大邦有子” ,这里是说上天监察人间,天命到了周邦,文王即位便有天作之合,佳人相助,人们赞扬文王美善。
在《诗经·大雅·文王之什·皇矣》中:
“帝谓文王:无然畔援,无然歆羡” ,这里竟然说上帝告诉文王不可飞扬跋扈,胡来乱行,不可贪婪妄想。
“帝谓文王:予怀明德,不大声以色,不长夏以革。不识不知,顺帝之则” ,这里又是上帝对文王说,我赋予你好品德,不要疾言厉色,不仗夏楚鞭革,不按自己知识行事,要顺应上帝法则。
诗经里面还有很多这样的描述,我们不再一一列举。
对《诗经》了解不多的同学可能会不太相信这些描述会出现在一部儒家的经典文献之中,而且是称为“经”的文献中。而事实确实是这样,并且孔夫子对《诗经》是推崇备至,大加赞扬,他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是说《诗经》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思想纯正。
有同学可能不以为然,会说孔夫子不是“不语,乱、力、怪、神”吗,怎么能对大谈上帝、上天、天命的《诗经》这么推崇呢?
其实,在本同学看来,这是我们常有的一个误区,我们需要回到夏商周的时代。那时,华夏大地的一个主要的信仰就是对上帝、上天的信仰。有人说统治者是为了自己统治才宣扬这些信仰。其实不然。很多当时的圣王他们真的相信,才谨慎的约束自己的行为,以德治天下。而孔夫子对这些圣王们极其敬重,也接受了他们的天命论,对天子祭天的礼节非常看重。“子不语塔云山,乱、力、怪、神”中的“神”不是指当时的至高信仰上帝、上天,而是指的民间迷信神怪。这样,我们就能比较清楚地理解孔子的天命论。
不说这些了,回到周文王。
6。
古公亶父有三个儿子,小儿子叫季历,季历生儿子取名“昌”,就是后来的周文王。
据《史记·周本纪》记载,周文王出生时,天降祥瑞,古公亶父有预言式发问,曰:“我世当有兴者,其在昌乎?” ,显明古公亶父已经意识到其孙子“昌”( 周文王) 将是周国的振兴圣王,这就有了古公亶父的另外两个儿子为了顺应父亲的预言而离开周国,出走他乡,不与弟弟极其后代争王位。这也凸显了古公亶父时周族的仁义道德。
据说周文王的母亲是挚国国君的二女儿,由于其父家姓任,所以叫做“太任” 。她从小性情端庄,道德高尚,在周国开国的年代与古公亶父的妻子和后来周文王的妻子并称“周室三母” ,有诗为证:
“周室三母,大姜任姒,文武之興,蓋由斯起。
大姒最賢,號曰文母。三姑之德,亦甚大矣!”
周文王还在母腹中的时候,就有良好的胎教。其母太任在怀孕期间,白天听人讲解道德高尚之人的故事,晚上请乐师来诵读诗歌,而文王在母腹中非常安详,不给母亲带来麻烦(《烈女传·周室三母》) 。
文王从小就道德仁义。他尊敬老师,是勤奋的好学生;他孝敬父王,从不惹父王生气;对兄弟和平友爱。后来文王成人后,娶了贤慧的“太姒”为妻。她是当时渭水边上的合阳人,相貌极其俊美胡维勤。《诗经·大雅·文王之什·大明》记载了太姒与文王天作之合,迎娶婚嫁的热烈场面:
“天监在下,有命既集。文王初载,天作之合。在洽之阳,在渭之涘。文王嘉止夕阳之恋,大邦有子。大邦有子,伣天之妹。文定厥祥,亲迎于渭。造舟为梁,不显其光。有命自天,命此文王。于周于京,缵女维莘” 。
译文大概是说:“上天监察人间事,天命已经归周邦。文王当初即位时,上天为他找对象。她的家乡是合阳,就在渭水另一方。文王赞美多称扬,莘国有女真贤良。莘国大姒多娇艳,好比天上女神仙。纳下聘礼定吉祥,文王迎亲渭水边。聚集船只做桥梁,大显光辉人人欢。上帝有命从天降,命令降给周文王:建都周地兴周邦,莘国有女真漂亮。”
周文王即位后成了周国的国君,为人仍然恭谦礼让,仁义道德,爱民如子,深受周国人民的爱戴。有件流芳百世的美事就是周文王所为,很能体现他的仁德。
据说当时在周国要盖一些新房,需要挖地基,挖土的人挖出了一具还未腐烂的人尸体。负责管理的小吏不知怎样处理,报告了文王。文王说:“给尸体准备一口棺材,把他埋到其它地方去” 。小吏说:“这是具无主尸体,不知是谁家的人死后埋的” ,意思是没有主人怎么去埋。文王说:“我是国家的主人,他在我的国里,我就是他的主人!” 。然后下令,给无主尸体重新穿好崭新的寿衣,放入棺材,安葬在附近的一个墓穴中。
这件事传到了周边的国家,很多人赞叹文王的贤德,说:“文王的恩惠可以及于死去的尸骨,对活着的人那就更不用说了!”。后来很多诸侯都对文王的仁德很向往,纷纷归附周国。
当时正是商纣王时期,商纣王闻知周文王在西方诸侯之中很有威望,便封文王为“西伯” ,任殷朝的三公之一。所以,文王有“西伯昌” 之称。
“西伯昌”任殷朝三公时更是礼贤下士,结交了很多贤良名士,其中有散宜生、闳夭、南宫等人。并且在任三公时,文王就在视察朝歌的市场时,见过姜太公吕尚,而吕尚那时还只是一个杀猪的屠夫。文王与吕尚交谈过几句话后,便知此人是治国奇才。只是当时碍于市场人多眼杂,不便细谈。这一错过机会,就使得文王在多年后才有机会重新与吕尚在周国的渭河边相逢。那是后话。
7。
文王从朝歌的市场回来后,一直想着见过的吕尚,想与他结识,把他请到周国去辅佐自己偷腥年代。文王隐隐感觉到吕尚的才智远在散宜生、闳夭、南宫等人之上。就在文王还没有能够再见吕尚时,殷朝发生了重大变故,使得周文王铛锒入狱。
原来殷纣王荒淫无道,杀了当时殷朝三公中的两位。文王知道纣王无道,虽然很气愤纣王的残暴,但知自己讲话不但无用,还可能招来杀身之祸,便暗中叹息。即是这样,也被奸臣报告给殷纣王说:“西伯昌行仁义而善计谋,诸侯都归向他。与其共事,比有祸害,不如现在就杀了西伯昌。”纣王听了奸臣的话,便把文王关在了大牢里。
文王在大牢里呆了七年,他心中痛苦,便潜心思索天地变故,人间沧桑,最后在伏羲八卦的基础上演绎出了《周易》,深奥精妙,成为后世儒家的另外一部经典。后来甄继先,散宜生、闳夭、南宫等终于救出了文王,使得文王回到了周国,但其子伯邑考却被殷纣王作为人质留在了殷朝,后被纣王烹煮杀害。
文王回到周国后,决心振兴周国,施行仁政,礼贤下士,招揽人才。不但周边许多贤才相继来到周国,连殷商朝中的有识之士也投奔文王。最后文王也在渭水边打猎时见到了思念已久的吕尚,这正应验了文王此次打猎前的占卜结果,卦辞说:“所得猎物非龙非螭,非虎非熊;所得乃是成就霸王之业的辅臣。”文王便称吕尚为“太公”,号“望”,并拜吕尚为“太师”。由于吕尚本姓姜,人称“姜太公” 。
由于文王顺从天意,谨慎祭祀,敬虔修德,在周国实行仁政,爱民如子,将周国治理得若人间天堂,来归者络绎不绝,使周国人丁兴旺佘雅静,不断发展。到后来已是天下九州,六州归文王。与此相反,殷纣王暴虐无道,众叛亲离,其统治只有三州。此所谓,文王已是“三分天下有其二” 。
正是:
“其德之用,祈天永命” ,天命要兴周了。
也正如《诗经·大明》中所言:“就是这个周文王,恭敬谨慎又端庄。懂得如何敬上帝,招来福禄无限量。品德纯正不邪僻,四方归附民敬仰。”(维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怀多福。厥德不回,以受方国) 。在这种背景下,文王感觉公开称王,宣布周国“受天命”的时机应该已经成熟,但他迟迟未动。紧跟着发生的虞国和芮国农夫的一件诉讼案,使得文王最终举起了灭商的义旗。
后事如何,下回分解。